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意味着-于是回过头来问跪在一边的载涛

发布时间 2019-03-16 23:24:03
阅读数: 372
本文标签:

作为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我们的后见之明自然是希望载沣推进未竟的改革,莫做政治的强人?

慈禧离世,载沣登台,清廷进入后威权时代,政治强人慈禧留给年轻的摄政王两份宝贵的政治遗产:一份是势在必行但任重道远的改革大业,一份是代价太高且不合时宜的强人政治!然而,对于一个26岁的,"而言,政局如此动荡,改革何其艰难,缺少现代政治素养的摄政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通过加强中央集权来搞改革,这意味着穿旧鞋走新路?不妨看看载沣上台后的诸多,他首要所需解决的问题,就是整治皇亲臣僚中的各种,",树立个人的权威形象!

武昌起义

之所以

第一把火便是修理恭亲王溥伟?溥伟,其祖父就是大名鼎鼎的,溥伟虽属载沣的侄辈,却年长他三岁,且颇有才干,是慈禧生前身边红人?据说早在庚子年,慈禧动了废黜光绪的念头,就曾把溥伟作为后备人选之一:慈禧弥留之日,他彻夜待在宫内,等候新的任命,可见他自认是储君的最有力候选人!孰料最终结果却出人意料,胜出的居然是三岁娃娃溥仪,这令溥伟心中十分不爽,不过,即使继位无望,慈禧的另一道口谕也让溥伟颇感慰藉。

之所以

武昌起义

当时确定皇位继承人后,载沣曾极力推辞,搞得病榻上的老佛爷很不高兴,于是忿然曰,"如果觉力不胜任,溥伟最亲,可引以为助,"虽说只是慈禧的一句气话,但在旁人看来,这意味着一旦太后殡天,溥伟将顺理成章地入主军机处,"小老弟溥仪!所以等宣统登基后,载沣决心给溥伟一个下马威:他先是任命载涛.,铁良等人为总司稽查宫廷门禁大臣,加强皇宫保卫工作,以防生变。

之所以

意味着

继而联手隆裕太后,以宣统名义,下发诏书,要求!"懿亲宗族,尤应懔守国法,矜式群僚,嗣后王宫百官,倘有观望玩违及越礼犯分,变更典章,淆乱国是各情事,定即治以国法,断不能优容姑息,短短不及百字的谕旨,已满是杀机,溥伟也只得知趣地退出这场权力角逐,"宫廷保卫战!",载沣并未懈怠,而是马不停蹄地向权臣袁世凯开刀,历来认为载沣收拾袁世凯,是要替光绪复仇,其实这仅是表因。

"唯一的强有力的人。

要知道慈禧死后,各国列强一致认定袁世凯乃中国,",只有他能弥补政坛权力真空.况且,若想树立权威,巩固统治,就必须握有军权,当时袁世凯统领北洋六镇,天下半数军队听命于他,所以不除掉袁世凯,载沣就不能独揽军政大权,也便不是名副其实的摄政王,所以载沣采取折中之举,让袁世凯。

"下岗待业!

因为在慈禧死前,曾立下一道懿旨。

"遇有重大事件,必须请皇太后懿旨者,由摄政王随时面请施行。

时光似乎恍然又回到了五十年前,太后垂帘与皇叔执政双轨并行。

起初,载沣碍于情面,尽量敷衍。

消除了心头之恨,载沣又调过头来处理叔嫂关系:虽然贵为摄政王,载沣却并不能事事做主?这硬生生在载沣头上安插了一位上司,-隆裕太后,明摆着是给了隆裕干预朝政的机会,后来不成想隆裕越管越宽,居然开始私自决定军机大臣的任免问题;这下子可激怒了载沣,他决定,",不再同嫂子周旋,径直搬出慈禧的那道懿旨,告诫隆裕:只有朝廷重大事件,太后才应该出面商议,这些具体政务,不必烦劳大驾: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心知肚明,载沣是想劝隆裕安守本分,不要越位:隆裕为人色厉内荏,一见载沣强硬起来,也就不再逞强多事,肃清皇室异己,罢黜朝廷权臣,理顺叔嫂关系,通过这一套相当给力的组合拳,载沣暂时抓紧了大权,树立了个人权威。

像李鸿章。

,刘坤一这样的20后!

然而,朝堂之上,满眼望去,净是昏聩的30后。

罢黜了袁世凯,载沣还意犹未尽,又以荒唐的理由清退了重臣端方,以干部年轻化的名义剥夺了铁良?,善耆等人实权,结果便是干部年龄结构的严重失调及官员任免的极不合理,,30后官员已大半凋零;彼时,50后老当益壮尚能饭,60后精力充沛是骨干,70年锐气十足需磨练,这本是属于他们干事业的年代,,稚嫩的80后与尸位素餐的庸臣们,贤才遭弃,亲贵却横行:为保住大清江山,载沣不得不起用一批少壮派的皇室成员;载涛掌管禁卫军,后入主军咨处,载洵出任海军大臣,载泽把持度支部,控制财政,可惜这几位公子哥都不是当官的料。

于是回过头来问跪在一边的载涛。

载涛是位,掌管陆军后,载沣将操场变戏台,终日演练所谓的战阵,自信能练就虎狼之师,然而,真的要领兵打仗了,载涛却露了怯,武昌起义后,隆裕召开御前会议,商议镇压革命方案,众人争执不下,而载涛却一言不发:太后心想平日载涛训练军队,应该有御敌之策。

"你是管陆军的,你知道咱们的士兵怎么样?可否一战,"载涛一听,连忙趴下磕头,答道:"奴才练过兵,没有打过仗,"值此千钧一发的节骨眼上,载涛终于算是说了句实话,载洵是个,因为统领海军,所以载洵便经常以考察国外海军为由出国公费旅游,短短几年间走遍了欧美各地,在他看来,那种异国风情比北京城的老玩意儿不知道新鲜刺激多少倍。

每到一处,载洵都不忘大肆Shopping一番,回国后他的行李也是最多,装的都是新采购的时尚洋货,并且人在海外,载洵还时常忘记自己皇族身份,丢人现眼,一次他到纽约一家饭店喝酒,请洋妞为其歌唱助兴,席终,载洵像暴发户一般拿出一沓美元塞给歌女,对方笑而却之,搞得载洵很是尴尬,第二天,美国报纸便把载洵喝酒泡妞的丑事绘声绘色地大肆渲染?

载洵可谓自取其辱。

载泽也不敢隐瞒,于是据实回答。

载泽也非善类,典型的,"招财童子,作为财政部长,他在管理国库之余,没少往自己腰包留钱!由于贪污数额巨大,不久便有人上折揭发载泽的劣迹,载沣立即召载泽进宫,把奏折扔在他面前,问他有无此事,载沣叹了口气,说!"既确有此事,则不必交查可矣。

"自己侵吞大量公款,载沣岂能不加以查办?载泽本以为载沣开玩笑,于是回府后整理账目,准备主动认罪,谁知过了几天,真的没人来追查此事,朝廷也没给自己处分.于是载泽之后敛财更加肆无忌惮,这帮弟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改革之所以失败,他们个个脱不了干系。

载沣自然也没有成为政治强人,到头来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皇族内阁;,保路运动及武昌起义,最终让清王朝走向末路.强人政治的迷梦破灭了,载沣可以安心地回家抱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