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太平天国 按照太平天国早期的制度

发布时间 2019-03-20 07:38:04
阅读数: 29
本文标签:

按照太平天国早期的制度,王印是用纯金制成的,侯爵,国宗的印用银,天官正丞相的印也用银,以下则都是木印;后期虽然没有明确制度,但所有诏旨中提到王爵的印,都说是"金印",且庚申十年九月三十一日,幼主加封

李秀成

次子李容发为忠二殿下,诏书中称赐给"金牌,金颈圈,雉翎,金印","忠二殿下"的地位要低于王爵一点,如果李容发的忠二殿下印是金印,那么比他官爵更高的王爵们,照理都应该是金印才是。

李秀成在被俘后曾感慨"我天王封无数之将",的确,太平天国的官爵泛滥,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而这些成千上万的王爵,高官,不管有没有实权,兵权和地盘,一人一枚属于自己的官印是不可少的,义,安,福,燕,豫,侯六等爵是后期才有的,照理不该套用前期侯爵的体制,但1858年胜保曾经奏报,投降的捻首张龙向他呈缴的是一枚象纽银印,张龙的爵位是钟天福,一些研究者据此认为,至少福爵和比福爵更高的义爵,安爵,应该用的是银印。

多瑙河

太平天国

太平天国仅仅封王的就有2700多人,六爵更是多到数不胜数,如果这么多官印都是金印,银印,那么清方的缴获,民间的目击,应当是个非常庞大的数字才是,但事实却正好相反?剔除不属于这一级别的天王金玺,除了早期,记载了王,侯,天官正丞相的官印质地,并有"金银印均极薄"的描述外,明确提到金印,银印的如凤毛麟角,金印居然一处也没有,银印也不过两处:前面提到的张龙,以及1864年9月20日战死在浙江开化七都村头的享王刘裕鸠,左宗棠奏报中提到,享王用的是纯银官印。

太平天国

多瑙河

这个比例未免太小,以至于人们不禁要问:本应成千上万的金印,银印,究竟跑到哪儿去了,盛巽昌先生认为,这些消失的金印,银印,是因为清方将领的贪婪,在缴获后贪污藏私,变成金条,银元宝之类流通货了:极薄官印,但这种说法似乎经不起推敲:太平天国的高级将领随身都携带金镯,金条脱等贵重金器,以作为紧急时的军需经费,相比较而言,"极薄"的官印实在没有多少分量;缴获官印意味着抓住"叛匪"的一条大鱼,清朝对军功奖赏优厚,上缴一枚金印,银印所能获得的物质,职务和荣誉回报,绝对会远胜过官印那可怜的一点点金银价值,这笔账,整天盘算着升官发财的清兵,清将,如何可能算不清楚!

那么,金印,银印呢!最明确记载王印是金质的,是,,但该书同时也指出,他们看到的太平天国官印,许多并没有本应拥有的,刻有不同等级的印纽,甚至连方便抓握使用的直纽也没有.目前保存的唯一一方王印-后期的首王范汝增木印,就没有印纽,而只有一个装把的小孔,说,刻有龙纽,象纽的官印都有人见过,却并没有说那些印是不是金的,银的,相反,却称国宗提督军务的印章只是在木头外面包了一层银皮.前期高官数量很少,王爵不过7人,侯爵不到20位,国宗,丞相数量也极有限,尚且满足不了制度所规定的金印,银印数量,后期,尤其最后期物资匮乏,而获得高级职称的官员人数反倒多得惊人,哪儿来这么多真金白银呢,由此可推断,所谓"金印"不过是制度规定.太平天国等级森严,不同等级有特定的称呼,而"金"正是对应从天王到普通王爵各种"用品"的专称,这些"用品"不但包括实实在在的物品,也包括虚拟的事物,甚至人。

提到东王杨秀清的锣叫"金锣。

多瑙河

李秀成

前后两个版本都规定,洪秀全和诸王的女儿叫"金,中提到向王爵请安要叫"金安",王爵下指示叫"金谕",赏赐东西要谢"金恩",这些自然也不可能真是金的.因此,但凡是王印都叫"金印",这个是级别所规定的,刘裕鸠的银印也好,范汝增的木印也好,在太平天国官方看来,都是"金印.匈牙利地处多瑙河中游平原北界斯洛伐克及西喀尔巴阡山,东邻加里西亚,和东喀尔巴阡山,西有奥地利及阿尔卑斯山.国境三面环山,险扼四塞,不易用兵。

当时的匈牙利国王别刺四世,即位后取消了贵族的封地和一些特权,故其君臣将帅之间彼有微词.加之两年前钦察部库滩汗率众4万余帐辟蒙古迁入匈牙利镜内,别刺四世厚礼款待,钦察部入镜后扰害居民,匈牙利国人因而怨恨别刺四世.当翰罗思败讯频之际,别刺四世料到蒙古军必来侵犯,但却不知道如何加强战备防守,仅派少数军队扼守东喀尔巴阡山边境溢口,伐木塞道,试图阻止蒙古军的入侵:1241年夏秋.西征军各路兵马驻营于多瑙河畔,休整兵马,分兵四掠.1241年冬季,多瑙河结冰后,拔都军向西扫荡.蒙古军攻克格兰大城后,四处纵掠.其中进击奥地利境内的一支蒙古军抵达维也纳附近的纽斯泰特.至此,蒙古西征军基本上完成了对匈牙利的占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