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董超道:宋江要拉卢俊义入伙

发布时间 2019-03-27 21:40:22
阅读数: 151
本文标签:

薛霸道

董超道

但卢俊义好名声,吴用知道宋江的意图,铁定主意要拉卢俊义入伙。

卢俊义的家风很好,卢俊义自己就说:卢某生于北京,长在豪富之家。

薛霸道

薛霸道

宋江要拉卢俊义入伙,而且要弄他做个二把手,吴用知道,哪里是让他当二把手,其实是借卢俊义之力吓唬吓唬山寨的弟兄,卢俊义名头很大,乃是河北首富,又一贯奉公守法,家有娇妻,本领出众,按理说这样的人与落草为寇风马牛不相及:要想让卢俊义入伙,并不难,其一,败坏他的名声;祖宗无犯法之男,亲族无再婚之女,更兼俊义作事谨慎,非理不为,非财不取!又无寸男为盗,亦无只女为非,又因为有钱,所以待人也好,绝不是为富不仁的一类。

其二,离间他的家庭。

因此吴用就开始逼良为娼,陷害卢俊义通匪!这里的匪自然指的是梁山泊?卢俊义有一个漂亮媳妇,但结婚好几年都没怀孕,在古代,这是不现实的,要么卢俊义有毛病,要么妻子贾氏有毛病,要么二人同床异梦,因为古人不可能晚婚晚育,要优生优育,过几年再要个孩子,那时候讲究多子多福,卢俊义家大业大,自然要多要几个孩子,而贾氏的不作为让吴用看到了离间的机会。

且说吴用回到忠义堂上,再入酒席,用巧言令色,说诱卢俊义,筵会直二更方散。

三十馀个上厅头领,每日轮一个做筵席。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早过一月有馀。

卢俊义坚义要行。

其三,颠覆卢俊义的世界观!卢俊义是个爱惜名声的人,故意不让卢俊义回家?次日山寨里再排筵会庆贺!话休絮繁:卢俊义寻思,又要告别!不觉又过了四五日!只见神机军师朱武,将引一般头领,直到忠义堂上开话道,"我等虽是以次弟兄,也曾与哥哥出气力,偏我们酒中藏着毒药?卢员外若是见怪,不肯吃我们的,我自不妨,只怕小兄弟们做出事来,悔之晚矣?

'将酒劝人,终无恶意。

"你的主人,已和我们商议定了,今坐第二把交椅。

'芦花荡里一扁舟。

"吴用起身便道?"你们都不要烦恼,我与你央及员外,再住几时,有何不可?常言道,"卢俊义抑众人不过,只得又住了几日,前后却好三四十日,自离北京是四月的话,不觉在梁山泊早过了四个月有馀,如此,家里不见卢俊义的人影,早乱了一窝粥,其四,对卢俊义的管家使绊子,吴用将引五百小喽罗,围在两边,坐在柳阴树下,便唤李固近前说道,此乃未曾上山时,预先写下四句反诗,在家里壁上,我教你们知道:壁上二十八个字,每句包着一个字,',包个卢字。

',包个义字。

今日上山,你们怎知!本待把你众人杀了,显得我梁山泊行短。

'俊杰那能此地游,',包个俊字.'义士手提三尺剑,'的时须斩逆臣头,',包个反字;这四句诗,包藏.'卢俊义反?今日放你们星夜自回去,休想望你主人回来,"那李固早对卢俊义不满,此刻更是忧心如焚,回到家里添油加醋的一说,卢俊义的老婆惊慌失措,于是便和李固勾搭成奸,其实贾氏并不想怎么着,只是不想当卢俊义的替死鬼!她害怕卢俊义通匪,自己要遭到连累,其五,做事不密,按理说你梁山有那么多的英雄好汉,你吴用宋江就应该巧作安排,可卢俊义在监狱里过的什么日子,李固上下都使了钱:张孔目厅上禀说道。

"这个顽皮赖骨,不打如何肯招!"梁中书道:"喝叫一声,"左右公人,把卢俊义捆翻在地,不由分说,打的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昏晕去了三四次.卢俊义打熬不过,仰天叹曰,"是我命中合当横死,我今屈招了罢."被犯人押送又是什么日子,两个自洗了脚,掇一盆百煎滚汤,赚卢俊义洗脚,方才脱得草鞋,被薛扯两条腿,纳在滚汤里,大痛难禁,"老爷伏侍你,颠倒做嘴脸。

卢俊义看脚时,都是潦浆泡,点地不得!

董超假意去劝。

"两个公人,自去炕上睡了;把一条铁索,将卢员外锁在房门背后,声唤到四更?两个起来,叫小二哥做饭自吃了出门,收拾了包裹要行,寻那旧草鞋,又不见了,"我把一双新草鞋与你."却是夹麻皮做的,穿上都打破了脚,出不的门,当日秋雨纷纷,路上又滑;卢俊义一步一颠,薛霸拿起水火棍,拦腰便打,一路上埋冤叫苦,离了村店,约行了十馀里,到一座大林?卢俊义道,"小人其实挂不动了!可怜见歇一歇,"两个公人带入林子来?

"说罢,拿起水火棍,看着卢员外道。

正是东方渐明,未有人行,"我两个起得早了,好生困倦:欲要就林子里睡一睡,只怕你走了!"卢俊义道!"小人插翅也飞不去,"莫要着你道儿,且等老爷缚一缚,"腰间解麻索下来,栓在卢俊义肚皮,去那松树上只一勒,反拽过脚来,绑在树上,薛霸对董超道:"大哥,你去林子外立着;若有人来撞着,咳嗽为号."兄弟放手快些个,"你放心去看着外面;"你休怪我两个。

可见,吴用宋江设计陷害卢俊义,哪里是想要他入伙,只是为了让卢俊义去充当自己的打手,或者傀儡。

废黜?昭宗是懿宗第七子,僖宗的同母弟弟。

你家主管李固,教我们路上结果你,便到沙门岛也是死,不如及早打发了.你阴司地府不要怨我们,明年今日,是你周年,"如果不是燕青及时赶到,卢俊义几条命够死的,不过卢俊义却失掉了家庭的幸福,从此被宋江吴用玩弄于鼓掌之间,唐昭宗李晔为何遭,咸通八年二月二十二日生于长安宫中,6岁封寿王,最初名李杰,文德元年三月六日僖宗崩于武德殿,他被立为皇太弟监国,改名李敏;八日即位,又改名李晔,几次改名,昭示着他政治身份的变化,昭宗即位这年22岁,按说也是成年天子了。

不过,在僖宗弥留之际,朝廷群臣并没有看好他,而是看中了吉王李保,理由是吉王在诸王当中最有贤名,年龄又长于寿王。

当时支持昭宗的只有掌握军权的宦官杨复恭等人。

昭宗听政以后,颇有重整河山,号令天下,恢复祖宗基业的雄心壮志?

杨复恭之所以拥立寿王,仍然是宦官自行废立的惯用旧例!除此之外,可以看到的理由有:一是昭宗和僖宗是同母所生,关系最为密切;再是他在僖宗多年避难逃亡过程中都随侍左右,而且还能够表现一些军事才能,与杨复恭关系相处也算和谐,比较能为杨复恭等人接受!就这样,昭宗在宦官的拥立下成为唐朝最后一个以皇太弟身份即位的,他认真读书,注重儒术,尊礼大臣,企图寻找治国平天下的道术,此刻的昭宗意气风发,神气雄俊,给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赞誉他有会昌之遗风:昭宗要重振朝纲,压制强藩,刚即位就招募十万大军,试图实现以强兵威服天下的目标?

然而,事情似乎并不像他设想的那样简单,多年来,各地强藩势力已成尾大不掉之势,与朝廷百官,内廷宦官的关系盘根错节,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年轻气盛的昭宗想要毕全功于一役,不仅难以成功,而且还引发了更大的政治危机:大顺元年,昭宗在准备尚欠充分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下诏削夺太原李克用的官爵和赐予他的皇室宗族的身份。

结果,各地藩镇为求自保,对此消极观望,昭宗派往河东地区的官军几乎全军覆没。

李茂贞公然指责昭宗只看强弱,不计是非,难以忍受李茂贞骄横的昭宗,就想仿效宪宗削藩而对他用兵。

杨复恭乘机将支持昭宗的宰相罢免,并联合山南西道节度使要挟朝廷,这给待机而动的凤翔节度使李茂贞提供了口实,他以讨逆为名联合关中其他几个藩镇打败了杨复恭,宰相杜让能认为李茂贞就在京师附近,万一有个闪失后果难以收拾,劝他谨慎从事,但昭宗不听,结果三万禁军还没有进入凤翔就被打败,李茂贞随即兵逼朝廷,昭宗无可奈何,只好杀死了亲信宦官和宰相杜让能推卸责任,李茂贞才算罢休,从此,李茂贞占据关中十五州,成为京畿地区最强大的藩镇,他以朝廷元勋自居,干预朝政,遂有问鼎之志.乾宁三年九月,占据汴州的黄巢降将朱全忠,河南尹张全义与关东诸侯纷纷上表,说关中地区有灾,请车驾迁都洛阳,并说已经着手缮治洛阳宫室:这个时候,昭宗为了保障皇室安全,一度想任用宗室典掌军队,因阻力重重没有实现,却给宗室诸王带来了灭顶之灾。

乾宁四年,华州节度使韩建要挟来华州行宫的昭宗将宗室睦王,济王,韶王,通王,彭王,韩王,仪王,陈王等八人囚禁,他们所统领的殿后侍卫亲军两万余人也被迫解散,昭宗还不得不在韩建的要求下,将德王裕册为皇太子这一决定为日后的政变埋下了隐患,并进封韩建为昌黎郡王,赐资忠靖国功臣!这年八月,韩建又因私怨,借口诸王典兵导致舆驾不安,勾结知枢密刘季述假传皇帝命令发兵围十六宅,白玉带将通王,覃王已下十一王及其侍卫,无论老少统统杀死,而韩建仅以诸王谋逆告诉昭宗了事。

当韩建发兵围住诸王的住所以后,宗室诸王惊惧万分,披发逃命,沿着城垣大呼:官家救儿命,有的还登屋上树,以图侥幸,景况之惨痛,使人叹息,即使这样,昭宗仍以韩建为守太傅,中书令,兴德尹,封颍川郡王,赐铁券,并赏赐他御笔书写的忠贞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