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常山之战:常山之战是历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

发布时间 2019-03-06 04:12:09
阅读数: 19
本文标签:

常山之战是历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在常山,大败叛军史思明.这次战役使唐军在河北战场上的一次决定性胜利,直接导致了史思明的覆灭.常山之战以李光弼的唐军胜利结束.至此常山九县只有九门,藁城还在叛军手中,其它七县全部收复?

唐朝

唐朝

安思义的投降对李光弼的帮助很大,他对李光弼说:"唐军长途奔袭已经疲惫不堪 了,如果和史思明的军队进行遭遇战的话,恐怕胜算不大,何况史思明的军队大部 分是骑兵,利于野战,在大平原上决战肯定对唐军不利,如果第一仗收到挫折,必 定影响士气,在你来以前我已经向史思明求援了,你不如以逸待劳等史思明的到来。

常山之战主角:李光弼,史思明,时间:唐天宝十五年,李光弼入城第一件事就是将叛军关押的老百姓全部放了,并且给了他们一笔丰厚的 安家费,随后亲自祭奠了由于叛乱而死亡的百姓,得到了人民广大的拥护.还劝降了安思义;李光弼采纳了安思义的建议,开始巩固城防,准备打防守战.果然史思明收到消息后,带领两万骑兵直奔常山,第二天还没有就到了常山城下, 一看城池已失立刻攻城.李光弼命令弩手进行射击.要知道弩可以说是骑兵的克 星,又有城墙的掩护,骑兵又不擅长攻坚战,史思明伤亡惨重,只得退下来.史思明一退,李光弼立刻命令步兵出城,用长枪摆成方阵,弓箭兵掩护,滹沱河为屏 障,使得史思明无法进攻,一举将史思明击退.这是典型的步兵对付骑兵的阵法?

李光弼探知史思明5千步兵援军从饶阳赶来,正在九门南面的逢壁修整,立刻派了2 千军队进行偷袭,到达逢壁后,援军正在休息吃饭,没有一点防备,唐军以迅雷不 及掩耳的速度速战速决,将这股援军全部歼灭,史思明听说援军被唐军全歼,大惊失色,前不能进,又没有了援军,军队士气低 落,没办法只得从常山撤军退守九门县.常山之战以李光弼的唐军胜利结束.至此 常山九县只有九门,藁城还在叛军手中,其它七县全部收复 ,与妓女一样,舞女是最易遭受黑社会伤害的女性,在她们背后总是紧跟着恶魔的影子,被骗失身乃至被抢劫强奸更是家常便饭. 在旧上海,那些营业性舞厅里当红舞星的行踪,家世,服装,尤其是隐私,一直是小市民茶馀饭后的绝妙谈资.在各色小报上,舞女的故事还常常出现在诸如盗窃,欺诈,轻生,情杀,舞弊和家庭凶杀等大字号标题之下. 不幸身患绝症 公园从容自尽 广东籍姑娘方珍,自幼父母双亡,孤苦伶仃,寄食于舅父家中.她体态轻盈,姿容俏丽,谈吐亦不俗,曾货腰于大都会舞厅,红极一时.后不幸患上肺病,为生计所迫,仍下池伴舞,虽进帐颇丰,但体力日益不支,最后不得不辍舞.此后,方珍用伴舞所得,延治疗. 次年6月,方珍钱款用完后只得返回上海,暂居旅馆,经X光透视发现,左肺业已腐烂,肋膜骨8根均被侵蚀,已无痊愈可能.就在这时,她路遇舞客曾某.曾某与方姑娘是同乡,先前在舞池内两人过从甚密,如今久别重逢,自然是惊喜交加.曾某送她回旅馆后,发现所租客房狭小,便另开一大房间供她享用,见其有轻生念头,又百般好言相劝. 但方珍自知肺病会传染,不愿再连累别人,于是将仅有的钻戒金饰变卖殆尽,共得法币1000余万元.她用一半钱款定购棺材和墓穴,剩下的钱定做墓碑,并亲自设计碑头,雕小鸟一双,两旁镶有花朵,鸟下雕一十字,下刻方珍两字.7月5日,又给卢家湾警察分局写了封信,表明白己是因不堪忍受绝症折磨才离开人世的,与别人毫无干系. 第二天下午,她从容来到复兴公园,悄然步人密林深处,服下大剂量安眠药后安然躺下,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歹徒见财起意 被灌迷药失身 方珍姑娘因患绝症而从容自尽,这样的结局在十里洋场的舞女中还算不上悲惨.与妓女一样,舞女是最易遭受黑社会伤害的女性,在她们背后总是紧跟着恶魔的影子,被骗失身乃至被抢劫强奸更是家常便饭. 在金山舞厅伴舞的苏州籍姑娘黄佩珍,年方十八,1947午9月2日晚散场后,应舞客邱德章之请,赴就近咖啡室进餐.邱见黄姑娘服饰华丽,顿起歹念,乘其不备时,用迷魂药掺入她所喝的咖啡内.黄佩珍饮后神志模糊,邱德章遂将其半搂斗拖至位于今西藏中路上的大陆饭店的客房内门.房内同伙叶某,张某二人见状,即上前帮忙,将黄姑娘随身所带的金鐲,金表掳去,邱又乘机奸污了她. 夜半时分,黄佩珍药性过后醒来,见邱偎卧身旁,这才发现自己失身又折财,羞愤之下,放声大哭.茶房闻讯后报告了警察局,警员将他们带至警局讯问.邱德章供出同案犯张,叶二人,警察遂将二人拘获.但两人矢口否认有蹂瞒舞女情事,而邱诡称与黄姑娘早已有染,黄佩珍则控告他说谎,动机是为了敲诈此案结果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拒绝重温鸳梦 竟遭硫酸毁容 在有舞女卷人的桃色事件中,最触目惊心的当属毁容案了. 1947年3月,大沪舞厅常州籍舞女杜菊英,与棉布业掮客陆亭芳在舞池相识,不久即宣称结婚,同居于八仙桥龙宫饭店客房.不意陆生性好赌,夫妻时常反目,遂于6月27田协议离婚,由杜菊英给陆亭芳法币430万元作为补偿费,言明从此各奔东西,杜仍回舞厅重操货腰营生. 7月11日下午,陆亭芳去舞厅与杜菊英相叙,晚场散后还邀其同行,碍于情面,杜只得随至重庆中路的小馆子同用夜点.餐毕,陆竟邀她问去旅馆宿夜,自然为杜所拒,陆亭芳仍纠缠不止,杜菊英乘隙逃回在金陵中路上的久安坊养母家.谁知刚进门,尾随其后的陆亭芳夺门而入,拿出预先准备好的一瓶硫酸液,欲向她泼去.见此情形,杜母冲上前去,将陆亭方揿住,争夺之间,液体受震迸射,致使杜菊英,杜母及家中多人灼伤,所幸伤势轻微,而陆亭芳本人面部,胸部及手指自伤甚重.杜母当即呼喊邻居,将其扭送至嵩山警察分局.因未酿恶果,警局不久将陆亭芳释放,不料他对杜菊英怀恨在心,何机再度行凶报复. 9月14日下午6时许,陆亭芳获悉杜菊英与舞女,舞客多人正在福州路上的老正兴用餐,立马带着一瓶硫酸液赶去.杜菊黄与舞客谈笑正欢,陆趋身向前,将硫酸液浇洒杜的头部,杜菊英痛极惨叫.仓猝之间,同桌人亦遭池鱼之殃,舞女吴某与另4位男客的肩臂颈额均被灼伤,呻吟声遍及二楼.陆亭芳仓皇外逃时,见众堂倌及舞客一拥而上,便持瓶抵抗,慌乱间残液又将自己的头,脸部灼伤.警察接报赶到,夺下瓶子,将伤者一并送入仁济医院救治.除杜菊英伤势较重须住院治疗外,其他人经包扎后,即赶到老阐警察分局作证凶手两罪归一,难逃严惩.然而,等待杜姑娘的,也将是不尽的痛苦和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