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马克吐温孩子共有三个

发布时间 2019-03-11 16:32:04
阅读数: 358
本文标签: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

但是,不幸的是,苏西·克莱门斯在24岁时,因为身患脑膜炎而离开了人世。

马克吐温晚年时,写了一本名为。

从中可以看出,马克吐温对孩子细腻而深沉的父爱。

马克吐温孩子有谁,马克吐温孩子共有三个,并且马克吐温孩子都是女儿!在三个孩子中,马克吐温最爱的还是大女儿苏西·克莱门斯;苏西·克莱门斯生于1872年,卒于1896年,享年24岁,苏西·克莱门斯聪明可爱,并且善解人意,马克吐温非常宠爱这个女儿,并且称呼她为"神童?马克吐温家人?在马克吐温眼中,苏西·克莱门斯值得世间一切最美的称赞?苏西·克莱门斯去世一事给马克吐温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并成为马克吐温心中永远的痛:在这本自传书籍中,马克吐温一改辛辣幽默地文风,用细腻的语言讲述了女儿苏西·克莱门斯小时候的故事,马克吐温用回忆的方式,向读者展示了苏西成长故事。

马克吐温

除此之外,马克吐温孩子还有两位,一位名叫基恩,一位名叫克莱拉?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是美国人,基于马克吐温对美国文学史作出的贡献突出,所以美国人民对马克吐温的评价非常高,认为马克吐温是"美国文学史上的林肯。

基恩是马克吐温最小的女儿,1895年时,基恩被诊断出患有癫痫病,等到基恩29岁时,便因心脏病而去世了.克莱拉是马克吐温另一个孩子,但是马克吐温不喜欢这个女儿,俩人关系非常冷淡,并且经常发生争吵,从马克吐温的作品来看,虽然他曾写下两部有关孩子历险的故事作品,但是在现实生活中,马克吐温和孩子相处的时间非常有限,世人对对马克吐温的评价是什么,马克吐温是世界上著名的文学家,他文学作品影响了很多代人.马克吐温的作品至今仍在多个国家流传,所以,从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世人对马克吐温的评价。

马克吐温。

众所周知,美国历代总统中,林肯在美国人心中排名第一,既然美国人以"文学史上的林肯"来称赞马克吐温,足以见之马克吐温在美国人民心中的分量,除此之外,海伦凯勒,威廉福克纳,海明威等著名作家都以中肯的文字表达出自己对马克吐温的评价.威廉福克纳曾评价马克吐温说:"第一位真正的美国作家,我们都是继承他而来!世人除了对马克吐温个人以及他的作品进行评价之外,还对马克吐温的文学思想进行了剖析;马克吐温作为美国批判现实文学的奠基人,马克吐温将创作基点放在了反映社会现实方面。

随着马克吐温对社会现状认识的日益加深,马克吐温对美国社会丑陋的一面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在马克吐温的作品中,也能看见他对社会问题的认识和探讨.这个时期,也是马克吐温创作的鼎盛时期,他在探索美国的政治制度,思想文化,人们的生活方式时,他以辛辣的语言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的弊端。

马克吐温

马克吐温妻子的生平简介。

在聚餐的过程中,兰登向马克·吐温介绍了自己的姐姐奥莉维亚和父母!

如果说早年间马克吐温的作品充满了幽默感,那么马克吐温中后期的作品,主要是以讽刺,辛辣的语言批判现实?马克·吐温妻子名叫奥莉维亚,父亲是一位煤炭资本家,他们之间的婚姻持续长达34年,之后由于奥莉维亚的去世而告终?马克吐温和他的家人,1867年,当时的马克·吐温32岁,已经在新闻界凭借着其幽默,犀利的语言打出了一些名气,他被应邀欧洲和中东的旅行,在游轮上,他认识了查尔斯·兰登,而兰登正是奥莉维亚的弟弟?马克·吐温和兰登相见十分投缘,其后在圣诞夜,马克·吐温被兰登邀请前往圣尼古拉斯大饭店的社会名流聚餐?奥莉维亚是一位长得十分美丽的社会名媛,让马克·吐温一见钟情。

在1868年元旦,当马克·吐温再次见到奥莉维亚的时候,向她送上了新年祝福,并在她的公寓里待上了13个小时。

但是马克·吐温并没有因此气馁,他依旧和奥莉维亚保持着联系,并在信中要求奥莉维亚监督自己戒烟戒酒!

在此期间,马克·吐温给奥莉维亚写了184封信,同时他在新闻界也是声名鹊起。

马克·吐温幽默,诙谐的言辞,深深地折服了奥莉维亚,1868年8月,马克·吐温前往奥莉维亚家做客,又待了两个星期,同时他见时机成熟,就向奥莉维亚提出了求婚,结果遭到了奥莉维亚的拒绝,因为在奥莉维亚看来,马克·吐温出身低微,并配不上自己,而且他有抽烟喝酒的习惯,而奥莉维亚的父母并不喜欢这个坏习惯,他已经达到了奥莉维亚对配偶的要求,当马克·吐温再次向奥莉维亚求婚时,这一次奥莉维亚同意了,他们两人在1870年2月2日举行婚礼。

明洪武十四年,朱元璋派大将傅友德,沐英率军队攻占云南,对于这块偏远之地,朱元璋决定派养子,大将沐英镇守云南,并对云南进行大规模移民,迁入汉族百姓,改变当地的人口结构,便于巩固中央政府的统治。

马克·吐温妻子奥莉维亚和马克·吐温相爱一生,直到1904年,奥莉维亚在意大利去世而结束:6年后,马克·吐温也因狭心症跟随着他妻子而去.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省份,多民族混居,且边境与多国接壤,古代因交通不便,中央政府很难对这块边陲之地进行有效统治,云南于1276年正式建立云南行省,从此云南被纳入元朝统治范围.沐英留滇镇守后,其镇滇10年间,大兴屯田,劝课农桑,礼贤兴学,传播中原文化,让云南开始改变落后野蛮的风俗,开始融入华夏文化圈。

沐英死后,明太祖朱元璋追封其为黔宁王,并让沐英子孙世袭黔国公,世镇云南,由于沐英死后被追封了王爵,因此后代黔国公在当地也被习惯称作沐王,云南沐王府镇守云南长达近280年,与明朝相始相终,在整个云南,黔国公沐氏代表明王朝管辖云南土司并处理周边藩属国家的往来事务,权利非常大,而且地位尊贵。

沐王府公元1644年,闯军攻破北京,崇祯皇帝殉国,明朝覆灭,此后,明朝剩余势力在江南先后建立了弘光政权,鲁王政权,隆武政权但是大明气数已尽,这两个政权均未坚持到一年便宣告覆亡,清军南下,半壁江山的南明政权岌岌可危,南明政权曾派人前往云南请求黔国公助些军饷,但是沐天波远在云南,对远在北京之事并不是很了解,当即便拒绝了。

此后,当沐天波得知清军南下,弘光政权,隆武政权先后灭亡之后才追悔莫及。

沐王府与大明王朝相生相息,当大明王朝的气数走到尽头,沐王府也就面临着画上句号,顺治八年,南明永历五年,永历帝朱由榔由大将李定国护卫前往云南,永历政权仅有的贵州,云南两省中,贵州已经被孙可望献给清廷,仅有云南一省尚在南明手中!末代黔国公沐天波感念沐氏世受国恩,多次婉拒了永历帝的加封,只愿与大明共存亡,沐天波文武双全,对当时的局势看得很明朗,他自知永历政权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曾有部下私下提过降清的建议,沐天波大怒,当即命人将有心降清者全部捉拿法办,他对天立誓,会以身殉国,宁舍一命,不舍大明。

沐天波将儿子们都入赘到云南当地的土司家中,只希望给家族保留一点血脉.顺治十五年,清军进入昆明,沐天波随朱由榔逃入缅甸?到了曩本河,缅人听到黔国公来了,纷纷下马参拜沐天波,缅甸世代奉大明为宗主国,过去,黔国公就是他们能接触到的宗主国最高代表,此时黔国公驾临缅甸,缅人自然倍感荣幸。

沐天波最擅长的兵器,流星锤见着缅甸方面如此高规格的欢迎落难的永历君臣,永历帝和大臣们很是高兴,觉得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但是沐天波却心有忧虑,缅甸人表面上是冲着这位黔国公的面子来的,但是黔国公是大明朝的黔国公,如今大明朝已经没了,缅甸人怎么可能还会看重他这位过去的黔国公?眼前的这一切只怕都是假的,灾祸可能不久就会来了:沐天波不敢迟疑,找到国舅王维恭,典玺李崇贵等人商量后上奏永历皇帝,请求派几名大臣将太子护送至茶山,尽快与李定国等部取得联系,到时候即可调度剩余兵力来接应,还能让缅甸有所忌惮,如果大家一股脑地进了缅甸,只怕缅甸方面突然变心,到时候就是想跑都来不及了!影视剧的永历帝永历帝听完后却犹豫不决,这时候一旁的皇后倒是哭闹起来,搂着太子不愿意让太子离开,永历帝见状心一软,就开始长吁短叹,也不说同意还是不同意,沐天波等人干站着半天,最后讨了个没趣只得离开了。

俗话说,国家面前只有利益,没有真正的友谊,昔日缅甸向大明称臣纳贡,那是因为大明强大,他们忌讳,如今大明朝已经没了,你一个逃难的皇帝和黔国公,今日来我缅甸,与要饭的何异?况且清朝已经占了中国,以后清朝就是新宗主了,收留这帮前朝君臣,万一清朝怪罪下来,那岂不是自讨苦吃?有人提议把朱由榔和沐天波抓起来献给清军,但是此时永历朝大将李定国尚有大军在缅甸与云南交界处活动,万一缅甸方面抓了永历帝,李定国必然大兵压境,到时候缅甸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缅甸国王派人来请沐天波去参加缅甸八月十五日的节日,沐天波本不想去和缅甸朝廷打交道,但是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只能硬着头皮带着礼品过江去缅甸宫廷。

永历朝廷在被迫退入缅甸后,军力尽失,人心萎靡,缅甸当局的态度也逐步变坏,永历君臣在缅甸君臣们眼中便成了烫手的山芋,只想着把这群人赶紧送走,结果,在宫门口,沐天波一行人却被拦下了,原来,缅甸国王有令,黔国公不允许穿明朝服装,必需换上当地服饰,而且还要同缅属小邦使者一道以臣礼至缅王金殿前朝见,也就是说,需要对缅甸国王行跪拜之礼!按明朝二百多年的惯例,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氏代表明王朝管辖云南土司并处理周边藩属国家的往来事务,体统非常尊贵?

这时却倒了过来,要光着脚身穿民族服装向缅王称臣,沐天波心中屈辱可想而知,但是他却不得不照缅方要求去做,万一激怒缅甸国王,缅甸国王必然要拿永历皇帝出气,为了保全皇上,沐天波还能有何选择呢?这次极其屈辱的经历让沐天波心如刀绞,回去后忍不住失声痛哭,而礼部侍郎杨在,行人任国玺还上疏劾奏沐天波失体辱国,朱由榔只好留中不报,然而,沐天波的退让却没有换来缅甸方面的同情,顺治十八年五月二十三日,缅甸国王的弟弟莽白在廷臣支持下发动宫廷政变,处死老国王,自立为王?莽白这个人比其兄更为阴险狡诈,而且见利忘义,当时吴三桂已经占据了云南,吴三桂派使者前来,用重金收买莽白,要求其将永历帝抓获献给清军,莽白当然不会拒绝,永历君臣在他这里早已经没有了实质上的权威和利用价值,留着反而是祸害,倒不如一次性将其解决,还能取悦新主。

顺治十八年七月十八日,莽白给逃到缅甸境内的朱由榔捎来口信,让他明日过河,同饮咒水盟誓,以结友好,朱由榔及一些大臣皆看出其中有诈,但寄人篱下,又不敢不去,只好命大学士马吉翔,大臣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员前去赴约,约定当天的黎明,马吉翔等传集大小官员渡河前往者梗之睹波焰塔准备饮咒水盟誓,仅留内官十三人和总兵邓凯看守"行宫,上午,文武官员到达塔下即被缅兵三千人团团围定:吴三桂缅方指挥官员命人将沐天波拖出包围圈,沐天波知道变生肘腋,夺取卫士的刀奋起反抗,杀缅兵九人;总兵魏豹,王升,王启隆也抓起柴棒还击,终因寡不敌众,都被杀害!

其他被骗来吃咒水的官员人等全部遇难,与沐天波同时遇难的,还有他带在身边的小儿子沐忠亮,云南沐府自洪武十六年沐英留镇云南始,沐氏子孙世代承袭黔国公,镇守云南长达近280年,与明朝相始终,末代黔国公沐天波与南明永历帝生死不弃,也算是最后践行了当初沐英在明太祖面前许下的世代不负大明的誓言,可敬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