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万历!县开始推行儒学教育

发布时间 2019-04-02 20:57:14
阅读数: 53
本文标签:

万历

万历二十七年五月,土司杨应龙在播州正式发动叛乱。在云贵地区烧杀抢掠,明朝政府多次对其进行招安无效,于万历二十七年末任命李化龙为四川巡抚,对杨应龙进行征讨,李化龙指挥二十余万。

万历二十八年五月十八日,对杨应龙进行总攻,各路明军会师于海龙囤,杨应龙之子杨朝栋,播州全境光复平定,平播战争历时11。

耗银约二百余万两,最终平定杨氏叛乱。但战争对明朝的各方各面也产生了深远影响,播州之役对明朝对明朝的消极影响国力的巨大消耗;明王朝对杨应龙的征伐战争虽然取得了。

播州之役

国威与士气并当挫刃之余。

万历

播州之战

但战争对明朝国力也产生了巨大消耗,明代大学士王家屏曾说:智穷计绌外坠狡夷之牢笼,而内坐守寸步难移之困局今时事与资力并当困绌之际,"明末万历年间的三次大征伐战争时间上几乎是一脉相承,明王朝为了维持这几场庞大的战争。国家的财政日益枯竭,对国力的消耗更是不言而喻?明王朝的国库开支集中于太。

这三大库的开支库存直接反映了明王朝国力的消耗,

太仆寺和京通仓储三大库。明正统七年始置太仓库,"各省所派剩麦米内库中棉丝绢布,籍设家财变卖田产,追收店钱之援例上交者。"可见太仓库为明中后期最重要之国库,经过张居正十年改革;而经过壬辰战争与播州之役后。平播战争对库银的消耗无疑是非常巨大的!并于滁州设立南京太仆寺",万历三十五年太仆寺少卿上书称,在嘉隆年间旧库积至一千余万。东征倭借五百六十余万,为边饷五十万今老库见存二十七。

万历

播州之战

自万历壬辰之乱开始,战争的巨大消耗将太仆寺库丰盈的库银消耗殆尽,京通仓储是以储备国家粮食作为国库。为国家所需而支出米粟,万历十一年十二月,"实在粮共一千八百一十八万五千四百石有。

"京仓实在之数四百四十八万余石。这期间粮食储量的巨大变化,反映了万历三大征对国库粮食的庞大消耗。而平播战争作为三次大战的最后一次;其所需所耗更是对战争不断的明王朝雪上加霜?加之之前明廷北征。

导致国库亏空十分严重,

平播战争历时约半年之久,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必须以增开赋税为手段维持国家的运转,明廷将加重赋税作为增加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方式,继任张居正的内阁首辅申时行曾对加派赋税之事作出了严厉批判,有因事而增者方今才绌民劳。惟正之供尚且不能继。额外之派又何以堪,"万历二十年。

万历二十七年开始平叛杨应龙之时,增派赋税之情况"比二十年以前,虽然明廷进行的平叛战争是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但巨大的战争支出使政府财政入不敷出;朝廷只能加派赋税来维持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而这样的举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引发社会矛盾,引发矿监税使对民间的剥削与掠夺。明朝政府曾在民间广开矿山,在隆庆年间将其废止,神宗一度想将开矿之事。

派出的矿监税使更是数量庞大?

但遭到大学士申时行为首的文官集团的强烈反对。故开矿之事无奈搁置;神宗皇帝以"营建两宫,计臣束手"和战争开支巨大为由向全国各地派遣矿监税使。全国厂矿几乎都由宦官控制,由于征讨播州之事即起,矿监税使以其为由更加肆意妄为地对百姓进行盘剥?万历二十七年四月;大学士赵志皋尖锐指出。所得进上者什之一。暗入私囊者十之八九。长期的战争和对百姓的盘剥,又为极其不义。

"故论考明之亡实亡于神宗",

因为加税加赋激增不断。

使整个国家元气大伤。清代史学家赵翼也认为"论者谓明之亡。不亡于崇祯而亡于万历",明王朝旷日持久的战争和矿监税使的胡作非为。使生存压力极大的老百姓走向了官逼民反的道路,全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流民。

明廷调集20万大军远赴西南。

白莲教徒赵古元在徐州一带聚众发动起义。江苏一带流民又"千百成群,连年的饥荒与沉重的负担使农民不得不起身造反。张献忠等领导的农民军先后起义,他们成了明王朝最后的掘墓人,是在万历三大征之后,建州女真的真正。

使明朝在东北的军事实力大大削弱,明廷的对内平叛战争给了努尔哈赤绝佳的发展时机,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

实力雄厚的努尔哈赤终于在万历四十六年以"七大恨"为由讨伐明朝!发动了长达几十年的对明战争。回顾女真崛起的发展史;尤其在平播战争之时,是女真发展的分水岭,由于明王朝调重兵围剿土司叛乱和农民起义。无暇顾及东北战事,使女真族不失时机地抓住了宝贵的发展。

中央政府在当地改流设府,

为后来入主中原奠定了雄厚的基础。明廷在对女真的控制上丧失了主动权;这揭开了明王朝衰落的序幕;播州之役对明朝的积极影响首先;在播州地区实行改土归流。加强了中央政府对西南地区的有效管辖,促进了当地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命分播地为。

标志着中央对该地区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这就使中央政府有效地加强了对播州地区和广大西南地区的控制,直接将播州地区纳入中央管理体系,善后改土归流的实施。中央政府对相对落后的播州地区。

谕民遵奉高皇帝教训子孙功令,

县开始推行儒学教育。"至万历三十六年。又檄五州县各于城乡村里择地建社学。知府孙敏政举行乡约,于是遵义县始建社学一十四所。社置一人或二三人,桐梓县县二十。

大力推行儒学教育。

中央政府通过改流设府。使当地经济文化都有了长足进步,客观上增加了一定的财政收入!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编户设府后的播州地区,被纳入了中央财政管理体系,客观上缓解了一部分财政紧张问题。在战后通过大规模地改土归流,其大部分的财政收入和粮税都缴纳于贵州行省,土司和普通老百姓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也随即。

使旧的农奴制遭到了瓦解;播州地区改流设府之后,虽然对整个国家的积极影响相对有限,但在客观上促进了当地教育。巩固了西南边疆的稳定;同治怎么死的正史写的同治是得的天花恶疾而亡?但据野史讲同治是在宫外嫖娼被传染上了梅毒而死的,同治皇帝的死因一直是史界和一般老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同治帝年仅19岁就去世。根据正史记载是死于。

但在民间流传甚广的是:同治帝是因微服逛妓院,同治死于梅毒的说法通过野史,电影等通俗载体流传于世,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

在历史研究者当中,也有人持同治死于梅毒说法的。但更多的研究者认为应根据可靠的档案史料来解开这个疑案?认定同治确系死于天花而不是梅毒,同治的死因也就成为中国近代史上解不开的谜;他们通过对清宫档案史料的分析,老百姓之所以怀疑同治帝死于。

何况是堂堂天朝皇帝。

虽然尚未找到医治天花的有效良药,但即使是一般的百姓,患天花还不至于死亡;所以民间把天花称作天花之喜。身边有的是高明的御医,怎么就那么容易死的呢?在没有医学专业知识的老百姓眼里。天花和梅毒的病症有点类似;因此怀疑同治得的是梅毒而不是天花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就是在清朝的宫廷里曾经贴身服侍过慈禧太后的女官德龄,也对同治死于天花的说法有所。

要治好也是很有可能的!

因为同治的身体一向十分健壮的,论到天花这一种病症也决非就是绝症,至多不过使同治那样一个美少年变为麻脸而已。从同治帝平常的行为习惯上怀疑他有可能染上。

同治帝选皇后的时候,西太后喜欢美貌艳丽但举止轻佻的侍郎凤秀的女儿,同生母西太后发生了意见分歧,该女虽然相貌平常,但同治帝和东太后慈安却都看中了清朝唯一的蒙古状元崇绮之女阿鲁特氏。同治帝不顾母后的反对选择了阿鲁特氏为皇后。一见就知道是有德量者。对此慈禧太后一直耿耿。

派太监阻止皇帝和皇后相见。

凤秀女只被封了个慧妃;甚至没有给予崇绮家皇亲国戚的特殊待遇,同治与皇后伉俪綦笃,这就更加激起了慈禧太后的不快?慈禧千方百计地离间帝后二人的关系。同治帝是时虽有一妻四妾,又强迫同治亲近。

因此索性谁也不亲近,

就经常化装成老百姓微行出宫,

就从宫中传出同治帝出痘病重之事。

皇帝微行时也许到过前门外的八大胡同逛妓院,

在乾清宫的同治帝独眠难熬,有好几个人在肆井中亲眼看见过同治帝的行踪!现在涉及这段历史的许多文学作品,都采用了类似的说法。在近人对同治死因的研。

有两篇结论相反的文章最值得注意。

一篇是当时同治帝的御医李德立的后人李镇写的文章,他根据父辈传下来的口碑等材料认定同治帝确系死于梅毒。对传世的同治帝的病症档案进行。

另一篇是人民大学档案学院的研究者刘耿生和中医医生张大君合撰的,肯定所记载的症状是天花而不是梅毒,李文称自己曾祖父就是为同治看病的主治御医李德立。曾祖父奉诏入养心殿请脉。

经与右院判庄守和商议,

已看出是梅毒之症。曾约一位有名外科御医张本仁会诊,自忖若奏明载淳生母慈禧,一致肯定是杨梅大疮。指责有辱九五之尊,倘若知情不报隐瞒病情。认为反正是治不好的病!何况这是自古以来少见的帝王之绝症;既然宫中都说天子出。

好在皇室近臣对天子微服寻花问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请脉处方还须格外小心谨慎;因为每张脉案都要呈东西两太后过目;有时六爷恭王奕忻和帝师翁同还要拿来斟酌。

益肾清解饮等滋阴化毒的补剂,

桔梗之类配制的益阴清解饮,即使不用治梅毒的猛药而只用以上所列滋阴化毒的温药进行调理;同治帝也不致于死亡。同治的病有所好转!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个变故,经过一段时间。

直接造成了同治帝的猝死,十二月初四日午后,阿鲁特氏来东暖阁视疾,当时载淳神志清醒,看见皇后愁眉锁目。这时早有监视太监走报西。

说皇帝和皇后阁内私语,脱去花盆底高跟鞋。悄悄立在帷幔之后窃听;此时皇后毫无察觉,哭诉备受母后刁难之苦。总会有出头的日子。不料慈禧听到此处正刺所忌。立刻推幔闯入。

一把揪住皇后的头发用力猛拖,一大撮头发连同头皮都被拉了下来。顿时皇后血流满面。慈禧又叫太监。

急传先曾祖入阁请脉,李文的这个说法是和某些清代野史相一致的,此说未见档案史料参证,设在故宫内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研究人员曾经根据从堆积如山的清宫档案中找出的进行分析,认为同治帝所患之病是天花而决非梅毒。刘文正是依据这个药底簿,并邀同中医学方面的专家来共同澄清这个疑。

脉搏跳动加快的反映,

天花和梅毒的病状是有显著的区别的;而药底簿所描写的病状是天花而不是梅毒,患天花者发病很急,一般都要伴随着发烧,而患梅毒者则起病不急,而药底簿则记载同治发病之初连续发了7天的高烧。皮肤发出疹形未透;这些都是出天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