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苏门六君子,李廌的父亲李敦与苏轼同年举进士

发布时间 2019-03-05 03:33:05
阅读数: 21
本文标签:

李廌,北宋文学家.字方叔,号德隅斋,又号济南先生,太华逸民.祖先由郓州迁华州,遂为华州人.家境贫寒,6岁而孤,但能勤奋自学.稍长,即以学问称誉乡里,李廌的父亲李敦与苏轼同年举进士.元丰四年,苏轼谪贬黄州.23岁的李廌与苏轼书信往来数月后,带着对苏轼的仰慕与尊重,专程赴黄州拜谒苏轼,贽文求知.苏轼阅读后,对他的文章极为赞赏,认为他的文章"笔墨翻澜,有飞沙走石之势".他拍着李廌的背说:"子之才,万人敌也.抗之以高节,莫之能御矣."李廌再拜受教.因受苏轼赏识,故李廌与秦观,黄庭坚,张耒,晁补之,陈师道一起,被时人称为"苏门六君子。

北宋哲宗元祐三年正月,苏轼以翰林学士朝奉郎知制诰兼侍读权知贡举,黄庭坚为参详官.当时新,旧两派党争激烈,苏轼未入贡院,即有"先言任意取人"的传言弥漫朝野之间.恰好这一年"苏门六君子"之一的李廌也参加考试.李廌以文章受知于苏轼,苏轼誉之为有"万人敌"之才,故而据说"其年到省诸路举子,人人欲识其面,考试官莫不欲得方叔". 李廌文名甚著,又适逢苏轼知贡举,李氏高中,在情在理.然而事与愿违,拆号完毕,李廌非但未能高中,而且压根儿榜上无名,苏轼伥然出院.朱弁,载:"既拆号,十名前不见方叔,众已失色,逮写尽榜,无不惊骇叹."李廌文名甚高,朝野俱闻,居然名落孙山,颇出时人意料之外,当时士人每有感慨乃至惊诧之言,宰相吕大防甚至叹息说:"有司试艺,乃失此奇才耶。

李廌

宋朝

买羊酤酒谢玉川,为我醉倒春风前.归家但草凌云赋,我相夫子非曜仙。

苏轼深感愧对李廌,特意写诗送其还乡,诗题为,与君相从非一日,笔势翩翩疑可识.平生谩说古战场,过眼终迷日五色①,我惭不出君大笑,行止皆天子何责.青袍白纻五千人,知子无怨亦无德,诗歌前四句自责虽与李廌交往日久,理应认识他的文风,却错过了他在考场中写作的优秀文章;中间四句表现李廌"行止皆天"的通达洒脱;后四句正面描写饯别场面,希望李廌回家后潜心向学,并预言其不会终生埋没山泽之间!黄庭坚也次苏轼诗韵,赋诗安慰李廌.诗题为。

骥子堕地追风日,未试千里谁能识.习之实录葬皇祖,斯文如女有正色,今年持橐佐春官,遂失此人难塞责.虽然一哄有奇偶,博悬于投不在德,君看巨浸朝百川,此岂有意潢潦前.愿为雾豹怀文隐,莫爱风蝉蜕骨仙,黄庭坚诗歌的大意是将李廌比作未被伯乐识别出的千里马,其文瑰奇,可比之于唐代古文家李翱.东坡作为主考官,失取此一奇才,难塞其责.这与东坡的看法是一致的.唯一不同之点是,黄庭坚认为李之下第,原因在于运气较差,这就如同赌场射利,胜负只是凭运气而已;云:"百年能几何,三十已一世.胸中经纶策,偃蹇未获试.""吾道有用舍,无乃天所否?诗亦云:"余生天地间,动辄多愿违.天王十二闲,玉勒黄金鞿.奈何骥与碌,不使备六蜚.盐车初未脱,伯乐第兴悲.宁甘生刍饿,不为场藿嘶.京都足风埃,士气亦随淄--吾生三十年,二十九年非。

元祐六年,李廌再次应试,再次下第.于是赋诗,其诗题曰:"某顷元佑三年春礼部试不第,东坡送之以诗,黄鲁直诸公皆有和诗,今年秋复下第,将归耕颍川,辄次前韵上呈内翰先生及乞诸公一篇,以荣林泉,不胜幸甚."诗云。

半生虚老太平日,一日不知人不识。

李廌认为自己满腹经纶,但命运不济,主试官未能看中自己的文章,故而落第.并认为自己不中第乃是天意,鬓毛斑斑黑无几,渐与布衣为一色!平时功名众所料,数奇辜负师友责,世为长物穷且忍,静看诸公树勋德,欲持牛衣归颍川,结庐抱耒箕隗前,只将残龄学农圃,试问瀛洲紫府仙:这次,李廌已无法将落第的原因归咎于主考官,他只能自苦自怨."半生虚老"的叹息,"鬓毛斑斑"的凄苦,"辜负师友"的自责,长期"穷忍"的困顿,"牛衣"归去的落寞,"残龄学农"的无奈,交织在这一首诗中,诗人的精神世界受到了何等的摧残?

李廌才气横溢,诗文并著.他的诗多以山水,行旅,酬赠,题画为内容,诗风雄健奇丽,七古和七绝尤为出色.散文论古今治乱,辨而中理,颇具逻辑性.李廌有.20卷,当时又名?,已佚.今本.,是四库馆臣自,辑出,共8卷,其中诗赋5卷,文3卷!一文,提出文章须具备体,志,气,韵的"四要"说,是北宋文学批评的重要作品.又有,.记载苏轼,范祖禹,黄庭坚,秦观等人关于治学为文的言论,也是宋代文学理论批评中有价值的材料。

李廌词的代表作有,玉阑干外清江浦,渺渺天涯雨.好风如扇雨如帘,时见岸花汀草涨痕添:青林枕上关山路,卧想乘鸾处.碧芜千里思悠悠,惟有霎时凉梦到南州.这首词,是写春夏之交的雨景并由此而勾起的怀人情绪.上片写景,既写出了近景,又写出了远景,为下文的抒情作铺垫.清江烟雨,是阑干内人物所接触到的眼前景物;渺渺天涯,是一个空远无边的境界."好风如扇",比喻新颖,给人以风片柔和的感觉."雨如帘"的绘景更妙,它不仅曲状了疏疏细细的雨丝,而且因为人玉阑干内,从内看外,雨丝就真像挂着的珠帘."岸花汀草涨痕添",也正是从隔帘看到."微雨止还作" 是夏雨季节的特征.一番雨到,一番添上新的涨痕,所以说是"时见"."涨痕添"从"岸花汀草"方面着眼,便显示了一种幽美的词境,下片由景入情.见到天涯的雨,很自然地会联想到离别的人,一种怀人的孤寂感不免要涌上心头,于是幻想就进入了枕上关山之路.乘鸾的旧踪何在?只有模糊的梦影可以回忆.碧芜千里的天涯,怎能不引起"王孙游兮不归"的悠悠之思呢!可是温馨的会面,在梦里也不可能经常遇到."惟有霎时凉梦,到南州",这么一结,进一层透示这仅有的一霎欢娱应该珍视,给人的回味是悠然不尽的。

此词一反寻常怀人念远词的凄恻,极淡远清疏之致地表情达意,为这类题材词作开拓了新的境界.况周颐,卷二:李方叔,歇拍云:"碧芜千里思悠悠,惟有霎时凉梦到南州."尤极淡远清疏之致:苏轼逝世后,李廌感念知遇之恩,悲怆痛哭,作祭文曰?"端明尚书德尊一代,名满五朝.道大不容,才高为累.惟行能之盖世,致忌之为仇.久蹭蹬于禁林,不遇故云;遂飘零于障海,卒老于行.方幸赐环,忽闻亡鉴.识与不识,罔不尽伤;闻所未闻,吾将安放?皇天后土,知一生忠义之心;名山大川,还千古英灵之气.系斯文之兴废,占吾道之盛衰.兹乃公议之共忧,非独门人之私议.祭文一出,传遍大江南北,世间"人无贤愚皆诵之。

李廌

苏门六君子

洗澡对于人生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这要看是谁在洗,或者说是怎么洗,有时洗澡也会洗出个历史事件来.这不,历史上的这两位美女的洗澡故事就流芳千古,让后人成为茶余饭后的话资.看看这两位美女是谁? 一般古人洗澡程序为:浴用二巾,上下绤.出杆履蒯席,连用汤,履蒲席,衣布晞身,乃屡进饮.人死了也要剪去手脚指甲,洗澡后才能发丧.至于孔子沐浴而朝,则为众所熟知.春秋时期,人们对洗澡是严肃而又认真的.洗澡若想舒服,彻底,当然是在热水池中最为理想. 浴池较明确出现,约在秦始皇当政期间.唐代杜牧,中就有二川溶溶,流入宫墙,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的句子.从这里可以推断:阿房宫中是筑有水道的,外面的渭,樊二川之水,可以引流入宫.宫人洗浴之后的脂粉水,又通过水道流出,以至使渭流涨腻.由此可以想见阿房宫中是有浴池的,而且数量不少,质量也不低.它表明了阿房宫中水道是经过精心规划,设计的,设计者考虑了地形,坡降,流向,使水道既能吸纳河水,又可经过循环排出脏水.阿房宫中甚至有过滤渭,樊之水的设施,使其昼夜不舍,汩汩流泻. 但是洗澡有时却也洗出了历史事件来.下面我们就回顾一下历史上的两次洗澡门事件,看看这两位美女是怎么洗的. 汉成帝的偷窥癖 瘦燕肥环,瘦燕是指赵飞燕.赵飞燕和她的孪生妹妹赵合德生在江南水乡姑苏.赵合德风姿迥异,生得体态丰腴,玉肌滑肤,美艳妩媚与赵飞燕不相上下.她们都是汉成帝的宠妃. 最令汉成帝入迷的是赵合德兰汤沐浴.自从汉成帝一次无意间从门窗隙缝中窥见了赵合德洗澡后,看澡就成为他找到的新鲜刺激.一幕幕活色生香的旖旎画面,有景象,有动作,有表情,更有声音,是汉成帝的经验里从来没有过的.他对身边的太监说:自古以来皇帝没有两个皇后,如果有的话,我一定要把昭仪立做皇后.后来为赵合德修宫殿,汉成帝特地关照用蓝田玉镶嵌了一个大浴缸,注入豆蔻之汤,更显水光潋滟. 赵合德知道了自己入浴的过程竟能如此使皇帝神魂颠倒,于是便将计就计不予揭穿.更运用欲擒故纵的手法,尽量铺排无限的媟艳风光,甚至连浴罢的情态也刻意加以美化,以吸引汉成帝的注意力. 赵合德入浴时的美态,紧紧地扣住了汉成帝的心弦.赵飞燕听到了风声,便有一种失落感,害怕失宠衾寒枕冷,于是,也如法炮制地想要吸引她的皇帝丈夫.汉成帝来了以后,赵飞燕才开始沐浴,她赤身裸体,千娇百媚地挑逗皇上,还不时地故意往皇上身上洒水,以为会给皇上带去新鲜的刺激,谁知这一招让成帝大倒胃口,没等她洗完就匆匆离去了. 杨贵妃和安禄山玩出火 洗三是中国古代诞生礼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仪式.婴儿出生后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祝吉,这就是洗三,也叫做三朝洗儿.洗三的用意,一是洗涤污秽,消灾免难;二是祈祥求福,图个吉利. 给小儿洗三自然是正常不过了,给干儿子洗三,大概只有杨贵妃做得出来. 唐玄宗宠幸杨贵妃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然而,杨玉环却不甘心只占有一个皇帝,偏偏喜欢上了胡儿安禄山.安禄山为了赢得玄宗的赏识,在贵妃面前大献殷勤,他虽然比杨贵妃大十几岁,却请求给贵妃当干儿子.杨贵妃故意笑而不答.唐玄宗却鼓励贵妃收下这个好孩儿. 自从杨贵妃当了安禄山的干娘,与安禄山来往就有了名分,你来我往,勾搭成奸!

李廌

李廌

记载,天宝十年正月三日,是安禄山的生日,唐玄宗和杨贵妃赐给安禄山丰厚的生日礼物.过罢生日的第三天,杨贵妃特召安禄山进见,替这个大儿子举行洗三仪式.杨贵妃让人把安禄山当做婴儿放在大澡盆中,为他洗澡,洗完澡后,又用锦绣料子特制的大襁褓,包裹住安禄山,让宫女们把他放在一个彩轿上抬着,在后宫花园中转来转去,口呼禄儿,禄儿,嬉戏取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