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查士丁尼瘟疫是怎么发生的

发布时间 2019-03-02 03:02:03
阅读数: 15
本文标签:

查士丁尼瘟疫是指公元541到542年地中海世界爆发的第一次大规模鼠疫,它造成的损失极为严重.此次瘟疫对拜占庭帝国的破坏程度很深,其极高的死亡率使拜占庭帝国人口下降明显,劳动力和兵力锐减,正常生活秩序受到严重破坏,还产生了深远的社会负面后果,而且对拜占庭帝国,地中海,欧洲的历史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查士丁尼大帝的征服;查士丁尼大帝,东罗马帝国皇帝,西元 526 ~ 565 年在位.他曾经镇压平民起义,征服汪达尔王国,东哥特王国,主持建造圣索非亚大教堂以及位于帝国西部意大利拉芬纳的圣维托教堂.统治期间,不仅阻挡了野蛮民族在边疆的骚扰,甚至几乎恢复了昔日罗马帝国的光辉,因此后人称这段时间为拜占庭帝国的第一次黄金时代.经历过雅典大瘟疫和安东尼瘟疫的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后,西罗马帝国亡于日耳曼蛮族之手,西欧进入黑暗时代.而东罗马帝国则延续了下来,并自居为罗马帝国的正统继承人?

罗马帝国

罗马帝国

时间来到公元527年,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大帝即位,一心希望恢复昔日帝国的辉煌.查士丁尼一世即位,其随即任命名将贝利萨留为元帅,向夙敌波斯帝国宣战;公元528年波斯军大将扎基西斯率3万大军,于次年在尼亚比斯以压倒性兵力逼退贝利萨留,隔年双方军队在两河流域的德拉城再次会战,贝利萨留的军队少到可怜--但波斯军队犯了愚蠢的错误,他们背城列阵而且要命的是背的不是自己的城,于是多于对手数倍且装备精良的波斯军理所当然地惨败--:随后波斯军一败再败,但还是于531年卡尔基斯阻挡了贝利萨留的前进步伐,两国终于532年签下停战协议.随后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再跟汪达尔人开战,贝利萨留出征非洲,可怜的拜占庭远征军步骑兵总数连马都算上才2万还多个零头。

更要命的是其中还包括了大半粗鲁且毫无组织纪律性可言的蛮族雇佣兵.搭船出海取道伯罗奔尼撒,途经西西里一路磕磕碰碰,直到9月初才踏上非洲大地的贝利萨留不仅不知对手的实力到底是1万还是100万甚至连个详细点的地图都无,幸好当地愿意当向导赚小费的人还算不少,贝利萨留终于在9月中旬在迦太基撞上汪达尔人的大军!人说强龙难压地头蛇,但贝利萨留却敢于在地头蛇门口大玩迷踪步,一番错综复杂的迂回使汪达尔人的军队失去了有利地形并分散作几部失去了衔接,惨遭和当年的波斯军同样的命运.外强中干的汪达尔人此后再也没组织起任何一次较像样的反击,终于534年3月投降,汪达尔王国灭亡.查士丁尼的非洲战役使拜占庭帝国控制了非洲广大的畜牧基地。

查士丁尼瘟疫

查士丁尼瘟疫

强势的君主显然并不热衷于和平,查士丁尼很快又和波斯重开战端,接着哥特也成了他的眼中钉!接下去连续数十年战事不断,原罗马帝国的版图现已大多并入拜占庭,连年的征战使拜占庭帝国的版图空前扩大,查士丁尼大有恢复罗马雄风的架势.但征服的地盘疯狂扩张之余,拜占庭军队数量显然还远没庞大到足于控制如此之多的土地,因此那些名义上已被征服的区域实际上仍十分危险,而帝国的胜利实际是以广大被征服土地的衰弱来换取帝国的中心区域的繁华?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查士丁尼大帝是相当成功的,他使拜占庭帝国进入了全面的法制时代,并且一改以往军队以步兵阵推进为主的战术,建成了无与伦比的装甲骑兵团,这是拜占庭在对外扩张战争中的主要支柱.查士丁尼是非凡的君主,上帝赏赐给罗马人的明珠--至少对于罗马人来说确实是这样:瘟疫降临,查士丁尼于公元533年发动了对西地中海世界的征服战争.然而就在他横扫北非,征服意大利,即将重现罗马帝国辉煌的时候,一场空前规模的瘟疫却不期而至,使东罗马帝国的中兴之梦变为泡影.公元541年,鼠疫开始在东罗马帝国属地中的埃及爆发,接着便迅速传播到了首都君士坦丁堡及其它地区;当时出现了许多诡异恐怖的情景:当人们正在相互交谈时,便不能自主地开始摇晃,然后就倒在地上;人们买东西时,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时,死亡也会不期而至.而最早感染鼠疫的是那些睡在大街上的贫苦人,鼠疫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就有5000到7000人,甚至上万人不幸死去。

官员在极度恐惧中不得不向查士丁尼汇报,死亡人数很快突破了23万人,已经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尸体不得不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味.查士丁尼自己也险些感染瘟疫,在恐惧之中,他下令修建很多巨大的能够埋葬上万具尸体的大墓,并以重金招募工人来挖坑掩埋死者,以阻断瘟疫的进一步扩散.于是,大量的尸体不论男女,贵贱和长幼,覆压了近百层埋葬在了一起:然而,在瘟疫面前,没有权贵,查士丁尼皇帝最终未能幸免而身染此患,深居内廷静养龙体.皇帝身材不高不矮,一般人的个头,体态不瘦却魁伟有力,圆脸庞也不难看,肤色极佳,甚至在禁食两天后仍是面不改色.而帝国前线的将士们听说皇帝病了,全然忘记了对皇帝和帝国的庄严承诺与誓言,可能出于对老皇帝的厌倦,也可能是基于罗马帝国军队随意处置皇帝的惯性,他们开始行动了,叫嚷着要换掉皇帝,想再次导演用剑与刺刀抬着皇帝登基的历史剧,鼠疫使君士坦丁堡40%的城市的居民死亡.它还继续肆虐了半个世纪,直到1/4的罗马人口死于鼠疫.这次鼠疫引起的饥荒和内乱,彻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的雄心,也使东罗马帝国元气大伤,走向崩溃!

第一次鼠疫的起源,至于查士丁尼瘟疫的发源地在何处,现在已很难确定,说法不一,有人从现代大多数疾病起源地的角度来推测,认为此次瘟疫起源于肯尼亚,乌干达和扎伊尔一带,顺着尼罗河一路下来,由中非抵达了北非,哺育了辉煌埃及文明的尼罗河也同样可以给人类带来灾祸与痛苦;有人从查士丁尼瘟疫与中世纪爆发的黑死病病症相同的角度来分析,断定此次瘟疫与黑死病的发源地应该一致,即都发源于中亚大草原地带;又有人根据查士丁尼时代大多数疾病发源地的特征,琢磨出此次瘟疫可能发源于喜马拉雅山的亚洲中部的结论,这个分析的视角不同,但与前两个推测有重复之处。

查士丁尼瘟疫

查士丁尼瘟疫

按照最后一种充满折中色彩的推测来观察查士丁尼瘟疫,那么它的传播可能与开辟已久的"丝绸之路"有关联.由于波斯人阻隔了陆路的商贸往来,东罗马帝国与东方的交往更多地被迫以海上"丝绸之路"为主,由印度出发途径斯里兰卡,绕过印度半岛,穿越阿拉伯海灾抵达波斯湾,瘟疫随着来自中国和印度的丝绸瓷器在丝绸之路辗转颠簸,终于可以停歇一下了,它们在此遇到了第一批不幸要被感染的人--埃塞俄比亚人,埃塞俄比亚人一向以商贸中介人闻名,他们买下从中国印度远涉重洋运来的商品,然后转卖给北面的拜占庭帝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些被他们视做宝贝的奢侈品居然带来了冷血的杀手,他们收获东方商品的喜悦与激动也许根本无法掩饰鼠疫病毒在长期蛰伏后重获天日的兴奋与自由.同样欣喜的碰撞开启了人类新一轮悲剧。

瘟疫确切的发源地实难考证,但似乎有两点是可以明确的:鼠疫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历程与磨难来到了君士坦丁堡和地中海,也只有当时与人类基因相差百分之一的老鼠和它背上的跳蚤心里最清楚,路漫漫,不知他们是否都满意于自己狂飙后选择的归宿地;另外可以肯定的是,瘟疫不管来自何处,都先后在541年涌到了埃及,在埃及一处名为佩鲁西安的地方整编休养.瘟疫由埃及出发,一部分沿着尼罗河散播到亚历山大里亚城,进而传播到埃及全境,另一部分则等待时日北上拜占庭!君士坦丁堡的末日,公元542年大瘟疫造成了拜占廷帝国乃至整个地中海世界人口的大量减少,拜占廷帝国至少有1/3的人口死亡,出现了严重的农业劳动力短缺现象,军队出现了兵源严重短缺.据统计,公元7世纪初地中海世界人口总数仅相当于公元6世纪初的60%。

其次,大瘟疫的横行导致整个帝国出现饥荒和通货膨胀"拜占廷帝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因为人口大量减少和耕畜的大量死亡导致了在粮食收获的季节无人收割,从而出现了饥荒,一些病人死亡的原因主要是因缺少食物饿死的,而不是单纯因疾病致死.所有的手工业工匠都停止了工作,放弃了交易,整个城市陷于瘫痪状态,所以通货膨胀现象非常严重,公元544年查士丁尼出台的限价政策似乎很有收效,但食品短缺的情况依然存在.君士坦丁堡完全变成了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市,对拜占廷帝国经济的打击是极为沉重的!由于瘟疫,饥荒和通货膨胀导致了国家财政紧张和社会动荡不安"瘟疫流行使得国家税收骤减,政府财政压力急增.为了缓解压力,查士丁尼下令缩减医生和大学教师的薪金,首都的一切娱乐场所都停止使用,造成首都大量民众失业.瘟疫开始时查士丁尼皇帝还命专人负责开仓赈济饥民,但后因国库日益空虚,饥民们为抢夺粮食开始发动暴乱,在公元560年谣传查士丁尼皇帝已经病死,首都的民众便开始抢劫面包等食物.瘟疫的流行一度动摇了拜占廷帝国的统治基础,成为查士丁尼统治中后期国家局势动荡的因素之一。

大瘟疫对拜占廷军队的影响也很大.大瘟疫流行期间正值拜占廷帝国对波斯人作战,军队中因为瘟疫流行,大量的士兵病倒,死亡,作战连连失利,后来甚至波斯和其他的蛮族人也都受到了瘟疫的袭击,导致双方被迫停战.大瘟疫造成兵员短缺,继而加快拜占廷军队的蛮族化的步伐.查士丁尼发动的一系列对外战争消耗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再加上瘟疫的袭击无疑是雪上加霜.查士丁尼晚年在国内几乎找不到可以服兵役的人了.公元5世纪末期在非洲和意大利的军队已经出现蛮族化现象,军队中蛮族人所占比例上升导致在6世纪40年代的对外战争中军队组织纪律涣散,将帅不和等许多问题的产生,也为拜占廷帝国后期蛮族将领拥兵自重,觊觎皇权埋下了隐患,大瘟疫的流行更是加重了大土地所有者负担,激化了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因为在大瘟疫中死亡的土地所有者甚多,按惯例,他们应缴纳的土地税便由相邻土地所有者承担,无疑加重了幸存土地所有者的负担,虽到公元545年取消,但激化了拜占廷帝国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

多少年来,东罗马帝国的皇帝都以收复西罗马帝国的失地作为自己崇高的历史责任.这场瘟疫来得真不是时候,让雄心勃勃的查士丁尼西望罗马城,多年的梦想就在眼前了,没想到一场疾病了断了所有的辉煌与荣誉.可是,又有哪场瘟疫来得是时候呢?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够,天命不可违啊!老皇帝如果知道事后这场瘟疫被世人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更是要在九泉之下生出几多的无奈与郁闷!扫平关东,参见:东汉统一关东之战,漳水之战,睢阳之战,湖县之战,崤底之战,宜阳之战,黎丘之战,攻灭刘永。

建武二年春,刘秀命大将盖延率军五万进击直接威胁洛阳的刘永集团.盖延兵分两路,夹击进围刘永于睢阳.数月后睢阳城破,刘永逃奔谯县.汉军乘胜追击,夺占沛,楚,临淮等三郡国大部,并击破了刘永部将苏茂等人所率的三万救兵;建武三年,刘永再次占据睢阳,刘秀命大司马吴汉及盖延再击刘永,围城百日,刘永粮尽突围,被部将所杀.建武五年,汉军全歼刘永余部于垂惠,从而消灭了关东地区的最大割据势力,解除了对京师洛阳的最大威胁,消灭张步?

建武二年,刘秀遣太中大夫伏隆到青州,徐州招抚张步归属.建武三年,光武帝再派升进光禄大夫的伏隆任命张步为东莱太守.而刘永封张步为齐王,张步讨伐,自己回洛阳.朱祜尽力攻打黎丘,秦丰继续抵抗.六月,城内困穷,秦丰引母,妻子九人肉袒而降.秦丰被囚车押送致洛阳,被处死,击败邓奉,董沂。

刘秀在以优势兵力进击刘永集团的同时,也派军队进攻睢阳的邓奉和堵乡的董沂,建武三年三月,汉军岑彭部迫降董沂,击杀邓奉.尔后汉军消灭南阳刘玄余部,进击秦丰.秦丰坚守黎丘,被困两年才投降.在这期间,占据夷陵的田戎曾率兵援救秦丰,但被岑彭击败,汉军攻占夷陵,使之成为日后西进的战略要地.平定东海,亲征董宪!参见:桃城之战;建武三年六月,刘秀亲征东海郡董宪,将其大破于昌虑,董宪退保郯.汉军吴汉部跟踪追击,于同年八月攻下郯城,全歼董宪主力,董宪逃往朐,建武六年正月,吴汉破朐,击杀董宪.攻灭李宪?建武三年,李宪自称天子,置公卿百官,支配下九城,拥十余万军势.建武四年秋,光武帝刘秀亲征寿春,派遣扬武将军马成讨伐李宪,包围他的驻地舒城.围城战持续一年以上,建武六年正月,舒城陷落.李宪逃走,途中被部下帛意所杀.李宪一族,全部被诛杀?统一燕蓟。

在基本平定了南方地区后,刘秀采取"北守东攻"的战略方针.在派遣耿弇,朱祐等入河北,向渔阳彭宠施加军事压力的同时,集中优势兵力进攻东方割据势力.建武五年二月,彭宠在汉军进攻面前,节节败退,结果引起内部分化,部将杀死彭宠,汉军遂占领渔阳,统一了燕蓟地区?

参见:河北之战,镇压赤眉,在从事关东统一之战的同时,刘秀也展开了镇压赤眉农民起义军的行动.早在绿林军攻占洛阳的时候,赤眉军的势力也进入了中原地区.其首领不满于更始政权所为,另立一帜,与以绿林军为主体的更始政权相抗衡.建武元年九月,赤眉军攻入长安,推翻了更始政权!建武二年九月,占领长安的赤眉军因粮秣不继而西出陇东寻求出路,但结果为当地割据势力隗嚣所击败,只好折回关中.他们击走乘虚盘据在那里的邓禹军,重新控制了长安.由于后勤保障仍未获得解决,赤眉军再度陷入饥馑,并为地方豪强武装所包围.不久,被迫放弃长安,引兵东归.刘秀为一举扑灭赤眉军,决定凭借崤函险道,以逸待劳,以饱待饥,对赤眉军实施截击.为此,刘秀调兵遣将,改任冯异为主将,取代邓禹,急速西进,抵华阴阻击赤眉军,同时命令候进,耿弇部集结,准备会同进剿。

冯异在华阴阻击赤眉军60余天后,于建武三年正月东撤至湖县与邓禹部合兵.不久赤眉军进至这一带,与汉军相对峙.邓禹邀功心切,迎战赤眉军.赤眉军先佯败,后反攻,大败邓禹军,邓禹仅率24骑逃回宜阳.冯异率军相救,也被赤眉军所击败.冯异逃至崤底,后收集散兵和当地豪强武装数万人,与赤眉军继续交战.二月,双方大战于崤底.战前,冯异先派一部分士卒化装成赤眉军,潜伏于道旁.战斗开始,冯异以少数兵力诱使对方进攻,再以主力相拒,待赤盾军攻势减弱后,突发伏兵出击.赤眉军因无法辨认敌我而阵脚大乱,溃退至崤底,8万余人投降.接着,刘秀亲率大军,与先期部署的候进,耿弇部会合,拦截折向东南的赤眉军余部于宜阳,予以全歼,赤眉军首领樊崇等十余万人投降.至此,刘秀终于将延续10年之久的赤眉农民起义扼杀在血泊之中。

建武八年春,刘秀乘隗嚣戒备松懈,派来歙率精兵2000伐山开道,袭占略阳,逼近隗嚣所据冀县.隗嚣围攻略阳数月不下,师劳兵疲,刘秀乘机率军直捣天水大营后背.隗嚣战败,主力被歼灭.建武九年十月,刘秀又令来歙率冯异等西征陇地,消灭隗嚣残部,历时四年的平陇作战至此结束。

灭蜀之战。

并吞陇西,参见:隗嚣割据,略阳之战,建武六年四月,刘秀正式发动伐陇之役.他派遣耿弇,盖延等人分兵进攻陇坻,隗嚣居高临下,以逸待劳挫败汉军攻势.于是刘秀暂时转攻为守,命大司马吴汉赴长安集结兵力,以为策应.同时争取河西的窦融出兵相助,使隗嚣腹背受敌,并让马援煽动隗嚣部属及羌族酋长附汉.隗嚣见处境危急,遂向公孙述称臣,联蜀抗汉,建武七年秋,隗嚣得西蜀援兵后亲率三万大军进攻安定,另派一部进攻汧县,企图夺取关中,但分别为汉军冯异,祭遵部所击败,参见:东汉灭蜀之战,平陇之战后,刘秀即从南,北两个方向,对益州的公孙述展开攻势.建武十一年三月,南路岑彭率战船沿长江三峡逆流入蜀,攻占江关.同年六月,北路来歙攻下下辨,河池,公孙述派人暗杀了来歙.适值羌族起事陇西,北路军主力转用于陇西.七月,岑彭命将军臧宫率兵五万自平曲抗御蜀军主力,自率主力倍道兼行2000余里,深入岷江中游,占领武阳,出其不意迂回到蜀军主力背后,以精骑击广都,直逼成都.十月,公孙述刺杀岑彭. 吴汉代将其众,攻占广都.臧宫攻克繁,郫,与吴汉军会师,合围成都.公孙述困兽犹斗,又派人刺杀了岑彭,使汉军暂时退出武阳,但这并未能挽救其覆灭的命运.汉军人材济济,岑彭遇害,吴汉即接替他统领伐蜀诸军。

建武十二年正月,吴汉进抵南安,在鱼腹津大败蜀军,继而绕过武阳,攻取广都.其他各路汉军进展也很顺利,冯骏军攻占江州,臧宫军连克涪县,绵竹,繁,郫等城 .吴汉取广都后急于求成,率两万将卒孤军深入,直抵成都城外几公里处立营.公孙述招募敢死之士,攻打吴汉.吴汉受挫,入壁坚守,闭营3日不战,夜间突然撤走,与部下刘尚会合于江南.次日晨合力大破蜀军.此后,吴汉与公孙述交兵于广都,成都间,汉军屡战屡胜,建武十二年十一月,吴汉又与臧宫会师于成都近郊.公孙述大势尽去,遂孤注一掷,于该月十七日贸然反击汉军,派延岑击臧宫,自率数万人攻吴汉.吴汉以一部迎战蜀军,待其疲惫困顿后,指挥精兵数万突然出击,大破蜀军,公孙述负重伤身亡.次晨,势穷力竭的延岑举城投降,岑彭根据敌情变化,也适时调整了部署,分兵两路进击蜀军.一路由臧宫率领,进据平曲上游,攻打蜀军王元,延岑部;主力则由他本人率领,取道江州,溯江西上,攻占黄石,击败候丹军.接着,倍道兼行,疾驰1000公里,攻克武阳,并出精骑闪击蜀之腹地广都,逼近成都.与此同时,偏师臧宫溯涪江而进,袭击蜀军,歼敌万余,迫使王元部投降,延岑败逃成都.至此,刘秀彻底平定巴蜀,取得了统一战争的最后胜利。

战争结果!汉军在关东战场,建武六年正月,吴汉破朐,击杀董宪.接着,汉军又在舒消灭独据一方自立为天子的李宪.至此,汉军在短短的4年中,将关东地区各个割据势力全部铲除,建武十二年十一月,汉军大破蜀军,公孙述负重伤身亡.至此,刘秀彻底平定巴蜀,取得了统一战争的最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