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崇祯皇帝这么勤政为什么明朝

发布时间 2019-03-26 15:33:02
阅读数: 125
本文标签:

初上[崇祯]即位,励精图治,轸恤民艰,忧国用不足,务在节省。

天下惴惴奉法!

明朝为什么亡国

崇祯

给事中刘懋上疏,请裁驿递,可岁省金钱数十万?里面说言官不是省油的灯,从这里看真不是乱盖的.]上喜,着为令,[好吧,开始勤政了]有滥予者,罪不赦,[如果有滥竽充数的,不会赦免其罪过]部科监司,多以此获遣去,顾秦晋土瘠,无田可耕,其民饶膂力[这里说秦晋百姓有的是体力,但没有土地可以去耕种],贫无赖者,籍水路舟车奔走自给,[有驿站的时候还可以以此谋食],至是遂无所得食;[现在驿站没了,也没有地方讨生活了],未几,秦中叠饥,斗米千钱,民不聊生,草根树皮,剥削殆尽。

明朝为什么亡国

上命御史吴牲赍银十万两忘赈,然不能救,[又勤政了,赈济灾民是好事,但为时已晚],又失驿站生计,所在溃兵[这里得"溃兵"应该是说前面书里提到的哗变的士兵]煽之,遂相聚为盗,而全陕无宁土矣,从这里看得出来,崇祯办事比较冲动,觉得裁撤驿站可以节省不少钱,于是刷开膀子就开始干,等到出事了,又想去平息,但却无力摆平,我们接着看当事人的态度!给事中许国荣,御史姜思睿等知其故,具言驿站不当罢,[你看,言官还是有明白人的]上皆不允,众共切齿于懋,呼其名而诅咒之,图其形而丛射之[都开始画小人诅咒了--],懋以是自恨死,棺至山东,莫肯为辇负者,至委棺旅社,经年不得归:[真是死无葬身之地],这里崇祯刚愎自用的性格一览无遗.祖宗设立驿站,所以笼络强有力之人,使之肩挑背负,耗其精力,销其岁月,糊其口腹,使不敢为非,原有妙用;只需汰其冒滥足矣。

何至刻意裁削,驱贫民而为盗乎!

有心无力,有志无能。

所以说崇祯"勤政"是确有其事的,但是"勤"的不是地方,出错以后而不能改,说崇祯刚愎自用真不是随随便便!但大明亡国,责任不全在崇祯,所以我个人以为他算是一个悲情人物:到崇祯之时,可以说"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一个王朝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一个人的勤政与否并没有那么大的作用;按阶层来划分,大明能分为民户,军户,士流,商人,勋贵和皇族!皇帝治理天下,需要调配各方面的资源,就要依靠渠道和人,很难说王朝的利益就与个人或者阶层的利益一致,毕竟这是古典时代的常态,民国人见过的钱,可比咱们现代人见过的钱多得多,我说民国人见的钱多,不是指他们富有,而是指他们见过的钱的种类非常多。

身为现代人,除了人民币,还能见到美元,英镑,欧元,港币,马克,卢布,新台币,越南盾--但是再见多识广的现代人,充其量只能见到十几种或者几十种钱.而在民国,根本不用出国,就能见到上百种钱?以五四运动时期的北京人为例,他们能见到印着袁世凯头像的银元"袁大头",能见到印着孙中山头像的银元"孙大头',能见到印着印着老鹰和蛇的墨西哥银元"鹰洋",印着不列颠女神的英国银元"站洋",以及写着"光绪元宝"字样的清末银元"龙洋",甚至还能见到两广地区铸造的面值为两角或者一角的银元"毫洋",还有四川军政府铸造的面值为一元的银元"厂洋?除了这些白里透亮叮当作响的银元,在大宗交易如房地产买卖中还能见到五十两一锭或者十两一锭的元宝,在日用品买卖等小额交易中又能见到大量的铜钱!铜钱又分很多种,有康熙通宝和乾隆通宝,有嘉庆通宝和同治通宝,有面值一文的制钱,也有面值十文和五十文的"大子儿?银元,元宝和铜钱都是金属货币, 除了这些金属货币,还能见到纸质货币,例如各大钱庄发行的钱票,各大银号发行的银票,南方国民政府发行的"毫洋弧薄⒈狈奖毖笳⑿械摹按笱弧薄⒔煌ㄒ蟹⑿械摹爸薪黄薄薄⑴┟褚蟹⑿械摹靶鲁弧薄⑷毡菊鹨蟹⑿械摹罢鹌薄薄⑾愀刍惴嵋蟹⑿械摹盎惴崞薄薄偌由系笔本Ц罹荨⒅詈盍至负趺扛鍪。

但不管多么混乱和繁杂,像"袁大头","孙大头","龙洋"和"鹰洋"这四种银元,还是可以在种种货币中脱颖而出,可以被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居民所认可,而且不管后来纸币发行量有多大,它们的购买力并没有发生剧烈的变动,至始至终都是很"值钱"的货币,至始至终都被买家和卖家所欢迎。

在民国,这四种银元被亲切地称作"大洋。

1912年的北京,一块大洋能买60斤普通大米,也可以供6个人去东来顺吃一顿羊肉火锅。

1914年的上海,一块大洋能买44斤大米,也可以供5个人去中档的西餐厅吃一顿西餐。

由此可见,民国时代的货币体系实在太混乱了,那时候的货币种类实在是太繁杂了!大洋的种类有别,造型各异,但是重量都在两左右,含银量都在两左右,所以购买力也大体一致,在同一个时间和同一个地方,拿一枚"袁大头"去买东西,跟用一枚"龙洋"或者一枚"鹰洋"所能买到的东西并没有区别,那么好,一块大洋在民国时期都能买到哪些东西呢,1931年春天的广州近郊,一块大洋能买25斤大米或者20斤豆角.1937年夏天的成都市区,一块大洋能买16斤大米,或者17斤面粉,或者5斤猪肉,或者40个鸡蛋,或者45斤大葱,或者47斤包菜,或者5斤白糖!

虽然大洋的购买力随着地域和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但终归属于"值钱"的硬通货,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地点,不管是谁,只要几十块大洋花出去,一定能买到一大堆好东西。

以五四时期曾经跟鲁迅齐名的反礼教斗士吴虞为例,他有妻有妾,有几个女儿,有四个仆人和一个老妈子,一家十几口人,在成都市区过小康生活,一个月下来全家买肉买菜只花22块大洋就够了!

从地域上看,上海,广州等城市的粮价较高,大洋的购买力相对低一些,比如说鲁迅在北京定居时,一块大洋能买五六十斤大米,后来去了上海,一块大洋只能买20斤大米,从时间上看,粮食价格越到后来越贵,大洋的购买力也就跟着越来越低,例如同样在北京,1915年一块大洋能买20斤面粉,到了1925年,就只能买12斤面粉了,后来他来到北京,在北京大学做教授,请蔡元培,胡适,周作人,顾颉刚,钱稻孙等同事吃饭,在王府井大街东华饭店大摆宴席,鱼翅,鲍鱼等名贵菜品应有尽有,一顿饭也只花了25块大洋,再后来吴虞去上海旅游,晚上入住英租界最豪华的酒店"远东饭店",要了一所高档套房,每天房费才5块大洋。

鲁迅在北京阜成门西三条胡同买下第二所四合院以后,把母亲和原配夫人朱安都接过去住,并雇了三个老妈子侍候她们,每个老妈子除管吃管住以外,每个月的工钱只花两块大洋?

民国前期,北大的教授生活优裕,家家都雇听差,雇保姆,甚至还雇厨子,雇车夫,全部算下来,一个月无非只要花上30块大洋的工钱,这说明大洋的购买力确实很强,也说明那时候老妈子的收入确实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