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后来陈国国君为了办事方便

发布时间 2019-03-13 06:15:02
阅读数: 52
本文标签:

意味着

意味着

后来陈国国君为了办事方便,先是封夏征舒为大司马,相当于承袭了父亲的位置,然后借故让其远离家中?

.这样一来,由于公务在身夏征舒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也不能长期在家监视了?

这个夏姬是春秋时期最为漂亮的女人,其在少女时期跟随高人学习众多魅惑之术,所以深受广大男同胞们的喜爱,后来嫁到陈国,做了大司马夏御叔的老婆,一年之后夏姬就给夏御叔剩下了一个儿子,但是这个夏姬实在是太漂亮,夏御叔纵欲过度最后就一命呼呜了:.在夏御叔时候,追求夏姬的男人就开始多了起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后能够进入夏姬闺房的居然是大夫孔宁和仪行父;,陈国国君陈灵公:这三个人居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还能经常一起前往夏姬的家;.由于夏姬的儿子,也就是夏征舒一天一天的长大,期初的时候三人幽会夏姬还非常的胆大,如今只有遮遮掩掩的?

不巧的是,夏征舒刚好有事路过家门,听见他们谈话后,火气就上来了,当国君去上厕所的时候直接将其杀害。

某一天这3人又前往夏姬的家,喝醉酒后就开始胡言乱语了,说这个夏征舒长得像谁,谁~~~~~~,.另外两个人见状马上逃跑.国君被杀,陈国大乱,楚国攻打陈国,夏姬就成为了楚国的俘虏,其儿子也被楚国杀死,可以说是她的祸根克死了亲生儿子?夏姬达到楚国后,当时楚王,楚王儿子熊侧,大臣屈巫都想将夏姬占为己有,争论不休之时,楚庄王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谁也别想,于是把夏姬赏给了连伊襄老,.后来连伊襄老战士沙场夏姬又守了寡。

中以犀利笔触写道。

陈独秀以民众启蒙为己任,对国人"做官发财"的意识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他指出,"此等卑劣思维,乃远祖以来历世遗传之缺点,与夫社会之恶习,相演而日深",结果是,"无论若何读书明理之青年,发愤维新之志士,一旦与世周旋,做官发财思想之触发,无不与日惧深.浊流滔滔,虽有健者,莫之能御。

这个时候屈巫终于等来了机会,于是将他送到了郑国,并迫不及待的和夏姬洞房?.这件事情熊侧知道后不干了,大骂屈巫卑鄙,当年极力反对自己娶夏姬,如今自己却干了这种事情,于是将屈巫全家老小全部杀死;屈巫知道后,发誓一定要熊侧付出代价,.后来屈巫联合吴;,晋两国讨伐楚国,熊侧战死,.春秋时期的战乱便由此多了起来;不得不说红颜祸水,和夏姬有关的所有男子都被她克死!1916年,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陈独秀在."充满吾人之神经,填塞吾人之骨髓,虽尸解魂消,焚其骨,扬其灰,用显微镜点点验之,皆各有'做官发财'四大字.做官以张其威,发财以逞其欲.一若做官发财为人生唯一之目的.人间种种善行,凡不利此目的者,一切牺牲之而无所顾惜;人间.种种罪恶,凡有利此目的者,一切奉行之而无所忌惮。

陈独秀

陈独秀

陈独秀所揭露的两千年来扎根于我民族灵魂深处的"做官发财"意识,不但是士大夫所追求的仕途经济的核心内容,而且也是国民人生信念的重要支柱之一.那么,这种"做官发财"的意识何以千年不绝?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点来认识,其一,中国两千多年的传统社会是宗法家族制度顽强存在的社会.宗法家族制的突出特点是血缘关系处于人际关系的中心.在家,国一体的政治结构中,政务,家务的运作均以血缘关系为枢纽.这一特点表现在家族一面,就是家族成员与整个家族的牢固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整个家族竭尽全力为个人进身仕途提供必需的条件,而进身仕途的个人则尽其所能为供养自己的家族做出相应的回报.其结果是,身负整个家族重望的仕途之人,不能不为改变家族的现状而煞费苦心;十年寒窗苦读的士子一旦走上仕途,必求"升官发财"以改变家族的现状.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正是士子仕途成功给家族带来的客观利益。

其次,历代宗法专制王朝奉为官方意识形态的儒家思想主张"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即"做官"入世.在儒家"圣人"看来,"做官"乃求"富贵"的正道,读书不以仕途经济为目标则被视为不务正业.儒家"圣人"耻谈以利致富,主张以"做官"求富贵,视"做官"为"发财"的正当途径,奠定了两千余年来读书人"做官发财"的社会心态基础.儒家思想还以宿命论来论证"做官发财"的"必然性",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是也.于是,读书有权利做官,做官有权利发财,做官发财都由命定,便成为中国民众思维的基本定势,成为人人接受的"天理"."做官发财"观念与"天命观"相结合,使普通民众的权利意识被完全遏制,造成两千余年来我民族习焉不察,以为当然的事实――老百姓对于任何自身基本权利的被剥夺,被蹂躏的事实,很少从法的角度去考虑其是非,更不会从权利角度去抗争.相反,只能是一方面痛恨官员贪婪,另一方面又烧香拜佛,祈求佛祖保佑自己也有"做官发财"的好运。

再次,传统吏治无力遏制官场腐败,也使"做官发财"成为必然.传统吏治的伦理前提是坚信"有德者宜高位",一厢情愿地相信帝王"禅让","勤政","大公无私"的美德,天真地相信君王趋向"仁政"的自觉性.而对人性恶质的存在视而不见,导致法治制度不可或缺的"如果执权柄者怙恶不悛怎么办"这样的前提设问付之阙如.由于从未正视官场对人性恶质膨胀的催化作用,因而,限制大小官员和君王恶性滋长的约束机制无从落实.由于缺乏"权力意味着腐败;绝对的权力意味着绝对的腐败"这样的认识前提,因而,制度设防的空缺便成为必然.这种预防机制的空缺,既是"做官"可以"发财"的条件,也是贪官炼成的制度原因。

陈独秀

"发财致富"是人类本能的欲望之一.追求发财本身并非罪恶,个人的存在和社会的发展,都要以财富的增值为重要条件.但是,如陈独秀所指出,"惟中国式之发财方法,不出于生产殖业,而出于苟得妄取,甚至以做官为发财之捷径,猎官摸金,铸为国民之常识,为害国家,莫此为甚.发财固非恶事,即做官亦非恶事,幸福更非恶事;惟吾人合做官发财享幸福三者以一贯之精神,遂至大盗遍于国中.人间种种至可恐怖之罪恶多由此造成."在两千余年的历史进程中,"做官发财"这一观念已演化为我民族文化传统的一种思维定势,成为国民心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阻碍我民族走向现代化的一个负面心理因素.陈独秀一代启蒙思想家致力于社会改造方案,以"民主,科学"彻底改造国民的伦理思维,无疑是看到了中国现代性改造最为关键的问题.道理很简单:如果没有对传统政治伦理的彻底改造,拒不接受把现代。

普遍接受的"绝对的权力意味着绝对的腐败"的政治伦理作为政治制度设计的前提,而继续把"奉天承运","天命所归"作为权力正义性的基础而实行权力垄断,那么,现代社会所不可缺少的权力制衡的防范体系就无法真正建立起来.这样,芸芸众生必然又会陷入对"做官发财"既痛恨又羡慕的怪圈――痛恨正在"发财"的贪官污吏,同时又在羡慕中梦想有朝一日,风水轮流转,我家同样发大财.因此,欲塑造现代之国民,必根除这种"做官发财"的传统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