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陈寅恪,一文中就支持陈先生的说法

发布时间 2019-03-03 19:07:06
阅读数: 34
本文标签:

一文中,将曹冲称象的故事,华佗治病的故事,甚至竹林七贤的故事中的印度神话背景,一一予以缕析. 陈寅恪在;一文中指出,陈寿著,一文中就支持陈先生的说法,他说,agada在梵语中的实际含义是解毒剂,多指丸药.麻沸散实为天竺胡药,华佗其名或来自五天梵音,其医术有印度因素,则事在情理之中.并称:但只要认真观察华佗行医的社会环境,就不难发现陈说并非臆测. 华佗的印度神话渊源 陈寿在,记载,华佗治病时,对必须动手术剖开切除的,便让病人服下麻沸散,然后再破腹取出患结.病患如果是在肠子里,就切开肠子进行清洗,再把腹部逢合,在伤口敷上药膏,四五天后伤口便痊愈了,不再疼痛,病人自己也没有感觉,一个月左右,伤口就会完全长好.这个故事其实来自于耆域治拘闪弥长者儿子的病. 再如,华佗治广陵太守陈登的病,他让陈登服了二升汤药,吐出了大约三升虫,红色的头还在蠕动,半截身子像是生鱼片.这个故事其实和神医耆域的故事也有类似之处. 再比如,华佗为曹操疗疾以至致死的事,也和耆域的故事相似.耆域亦以医暴君病,几为所杀,赖佛成神,谨而得免.陈寅恪认为,华佗和耆域的际遇符合,尤其不能不让人有因袭之疑. 实为伊朗人? 史载华佗约生于108年,卒于208年,享年百岁许。

称:华佗游学徐土,兼通数经,并且晓养性之术,时人以为年且百岁而貌有壮容.又精方药,其疗疾,合汤不过数种,若当灸,不过一两处,每处不过七八壮,病亦应除.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病亦行差. 在华佗死后1700余年的今天,这位神医的高超医术仍为今人所称道.从来没有人会怀疑他不是中国人. 1980年,日本弘前大学医学部麻醉科教研室松木明知在日本出版的。

齐步走

齐步走

第9期,发表了题为。

的文章. 松木明知认为,华佗是波斯文XWadag的谐音,其含义为主或神.所以华佗不是人名,而是主君,阁下,先生的意思,引申到华佗个人的职业应是精于医术的先生之意.同时,他指出,波斯国人经丝绸之路而东渐,华佗即经此路而游学徐土的波斯人.波斯人经丝绸之路入中原有据可依.李白一首诗歌曰:胡姬貌如花,当炉笑东风.所言的胡姬就是波斯人.据此,松木明知先生断言:历来被认为中国人的华佗,实为波斯人,清朝有没有体育课呢?如果有,那么古代的体育课将会是怎么样的呢?现在我们的学校,无论大中小学,体育课基本上不受重视,因为这种课,跟升学没有关系.体育课老师往往被讥为"体育棒子",言外之意,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让人看不起.上体育学院的,不是体育尖子就是别的学不好的,好歹混个文凭.但是,在清末国家开始办新学堂的时候,体育课却相当受欢迎,体育老师也相当难找,有的地方甚至得花大价钱从外国请.一个新学堂,如果能开出体育课来,周围的学堂都羡慕得不得了,尤其是官办学堂,往往是非开这课不可。

其实当年的所谓体育课,满打满算无非就是兵操,从国外进口一些西式军装,大沿军帽,皮鞋,笔挺而且带线的制服,看起来跟朝廷的新建陆军服装相似,学生装扮起来,把还留在脑后的辫子,塞进帽子里,高高地拱起一座富士山,看上去除了帽子有点鼓,还是蛮精神的.上课就是排队,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齐步走.老师还要挎上指挥刀,站在一旁喊口令,洋气一点的还要有军乐队,鼓号齐鸣,学生上操,抗着木枪,偶尔也会有几支没有子弹的真枪,踩着鼓点行进.至于后来我们习惯的田径项目,球类项目,统统是没有的,连非兵操式的体操,当年被称之为柔软体操的玩意,也是后来的事.一个能开出体育课的学校,操场是有的,但绝没有球场,没有跑道,更没有沙坑和单双杠,能有架秋千已经不错了。

教兵操的人才,按道理在当时的中国应该不缺乏,毕竟,自打长毛起,淮军已经跟华尔与戈登的洋枪队学会了立正稍息这一套,一喊"发威马齐",就知道是齐步走,一喊"腾瑞特",就知道向右转.可惜,随着淮军的日益消沉,这套鬼子操练法,到了甲午战争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被忘干净了.甲午之后,朝廷再练新式陆军,不学英国了,改学德国.那时都说,普鲁士陆军天下第一,咱遵循孙子兵法的古训,法乎其上,于是改辙了.这一改辙,口令和操法都变了,连齐步走甩手的方向都不一样了.到清廷新政开始大办学堂的时候,新建陆军自己还没学太明白,自然没有人手出来管学堂的事,于是体育课老师就缺货了.新学堂国文老师最多,遍地的举人进士和秀才,不愁找不到合适的,教外语和数理化的就缺一点,但邻国日本大办速成师范,很快就供应上,教的合格不合格另说.唯独这体育课,找不到合适的人教,不教还不行,因为办学堂是新政的大事,关乎官员的政绩,上司来视察,如果学堂没有体育课,拉不出一队人马出来列队,在军乐声中接受检阅,脸上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