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谁说商女不知亡国恨李香君柔情侠骨傲

发布时间 2019-03-25 00:12:07
阅读数: 43
本文标签:

增值税

增值税

增值税

纳税人

不仅如此,她甚至比男人还多了一份勇气跟傲骨,在魏逆权臣面前,甚至直接唱出了。

纳税人

称之为

李香君,著名名妓,但是卖艺不卖身,是中国明代秦淮八艳之一,她有两个哥哥,父亲原本也是一名武馆,但是因为家途中落,被秦淮名妓李贞丽收养,因为养母豪爽真性情,来这里的多半也是文人雅士,在香风的熏染下,李香君倒有了硬气,杜牧曾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但是李香君身为名妓,却有着一腔热血!"绝不了魏家种,"这种大胆言辞来,可见巾帼不让须眉,着实让杜牧的名句汗颜啊,说到李香君的爱情故事,别有一番风味.在十六岁的时候,她遇见了侯方域,并且一见倾心,当时侯方域来参加秋试。

两人约好共白头,侯方域还送了宫扇给李香君作为定情信物,清顺治二年,度过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李香君侯方域两人携手北上,来到了老家商丘,李香君向公婆隐瞒了自己歌妓的身份,公婆倒也相处的和睦,李香君和侯方域更是相敬如宾,恩爱有加,真是羡煞旁人,可以说,这是李香君一生中最幸福的时日吧,但是好景不长,在侯方域为李香君前去南京寻子的时候,李香君歌妓的身份暴露了,公公大怒,十分接受不了,让她立刻滚出翡翠楼,最后在旁人讲清下才勉强让她去了打鸡园。

后来李香君在打鸡园生下一个男孩,但是因为身份卑微,甚至连跟方家姓的权利都没有,跟随李香君姓。

在生下孩子几个月后,李香君含恨而死,其丈夫侯方域对此愧疚不已,为她雕刻了愧石墩,未到一年,侯方域也郁郁而死,真是一段伟大的爱情故事。

当代国人对纳税有一种莫名的抵触,说者认为这恰恰体现了国人自私的小农意识。

那时候李香君已经有了身孕,勉强说服有了一个女侍照顾,但是日子还是过得凄凉,侯方域回来后发现自己妻子收到如此待遇,十分痛心,在父亲面前长跪,但是还是没能改变父亲的态度,事实求是的讲,这份抵触首先源于税率偏高,以最常见的增值税举例,当下增值税收为增值部分的17%,孟子提出了一个理想税收标准:『耕者九一,国人什一供自赋』,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当下税收并没有一个政治理想作为其背后的精神支柱,对比西方强调纳税人的权利义务观念可以不言自证!

而从一千多年前唐德宗时期的租庸调制到两税制的改革中,就可以看出这种政治理想变迁的端倪!

纳税人

唐人十八岁时,朝廷拨一顷土地给其耕种,到六十岁时交还朝廷,这期间每年向朝廷交两石粮食称之为[租];二十岁时每年为朝廷劳动二十天称之为[庸];同时每户每年向朝廷交绫,绢,缍各两仗称之[调]。

称之为

[租][庸][调]分别指唐人需向朝廷履行的三样义务:按照当时的比例合算,税率大抵为四十税一,在历史上的确是鲜有的轻徭薄赋!同时朝廷各项收入列举分明,有丁即授田,有户则取调,避免出现横征暴敛,更重要的则是其背后的一种为民制产的精神,朝廷与农民呈现的是一种简单直接的雇佣关系,避免出现农民失去土地变成佃农进而出卖自己的现象,在这种制度下唐朝迎来的开元盛世就不言而喻了。

然后并没有一劳永逸的制度:租庸调制顺利施行需要户籍制度作为保障,唐代户籍制度每年都需要核算一次账目,每三年需要重新核实人口,盛世下由于懒惰难免出现户籍的遗漏和错误,致使有些人成年了朝廷并没有发放土地,有些则是年老了继续收租,这种细小失误的累积则是盛世下衰运的表征;安史之乱后户籍被大量破坏,再想重建唐早期的户籍制度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了。

称之为

于是在唐德宗建中元年,宰相杨炎提出两税制:『凡百役之费,一钱之敛,先度其数而赋于人,量出以制入:』简单说就是朝廷合算一年开支,以此为基础向农民在春秋两季收税,此时的税为钱而不是谷物,这就造成贫富地区的税收差异常常很大,而这种量出为入的政策与农业的客观规律并不相符;更为重要的是租庸调制的那种『有丁则授田』『为民制产』的思想精神消失了,朝廷彻底放弃了分配土地的职责,这就导致了土地开始向少数人集中,租庸调制中朝廷直接向农民征税,从而保证了朝廷的正常运转。

而两税制中大量农民失去土地沦为了地主的佃农,大量的收入在地方囤积,导致了朝廷的权力逐渐弱小,地方权力渐渐扩大,唐代后期的分崩离析就此开始。

可以说,中国的盛世与衰世也是如此循环,转衰为盛的唯一方式就是用暴力重新分配土地,如若之后朝廷和制度腐化了就再来一次,这么看改朝换代就只是一场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而已!两税制施行之后,中国一直是这种量出为入的收税模式,之后的王安石,张居正包括民国的经济改革均很难显著的成绩!

从家庭联产承包制再到取消农业税无疑是一次重大的突破,而如何通过商业法律制度重新确立一种新的政治理想,来恢复政府与纳税人之间的联系则是当前中国的一个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