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万历-先后在明王朝西北

发布时间 2019-04-02 21:29:14
阅读数: 72
本文标签:

播州之役是三大征中最后一场;

先后在明王朝西北,在明朝明万历年间;被称为万历三大征。西南边疆和朝鲜展开的三次大规模军事行动;即李如松平定蒙古人哱拜叛变的宁夏之役,麻贵抗击日本丰臣秀吉政权入侵的朝鲜。

播州之战

其实明朝君臣早对西南边疆的土皇帝杨应龙不耐烦了。

播州之役

开始于万历朝鲜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以及李化龙平定苗疆土司杨应龙叛变的播州之役。这个时间并不是巧合,只是疲于应付朝鲜战役,播州杨氏自唐朝杨端开始,就着手解决杨应龙;杨氏世代统治此地,接受中央皇朝任命,杨端击败占领播州的南诏国。此后被视为苗疆。

而且对明朝的统治心有不服,

播州之战

杨应龙世袭了父亲杨烈的播州宣慰司一职,杨应龙升任都指挥使,因向朝廷进献大木美材七十棵,受赐飞鱼服与都指挥使职,他觉得四川官军弱不经战,久欲占据整个四川,他的居所雕龙饰凤,俨然是一个土皇帝,杨应龙为人狡诈。

所辖五司七姓不堪其虐,杀了结发之妻和岳母,妻叔张时照向明廷告其谋反。贵州巡抚叶梦熊也上奏杨应龙。

松潘地区动乱不安。

朝廷诏命黔蜀两省会勘;

播州壮兵不断受调到外地协防;四川巡抚李化龙奏请暂免勘问,黔蜀两省意见不一,奏请播州改派流官治理,李化龙跟他的意见不同,杨应龙当然愿赴蜀而不赴黔。杨应龙请求献金赎罪并带兵征倭!继任四川巡抚王继光坚持严提勘结。暗地遣兵据关冲杀,官军大败且死伤过半,兵部侍郎邢玠命重庆知府王士请令杨应龙至秦江听勘,他缚献手下黄元等12人。

并请纳银四万两助采木赎罪,以子杨朝栋代其职。次子杨可栋留在重庆作人质,虽然受到宽大。

但对播州五司七姓的背叛和明廷官员的打压,让杨应龙松了一口气。重庆方面传来杨可栋病死狱中的消息,他感到自己先前做了那么多的!

招募和供养山地土著丁壮作为士兵,

这使他憋在心中的怒火全面爆发。这种怒火使他失去了冷静的判断能力,开始对川渝两省和播州大姓中的仇家进行报复。他首先停止缴纳原先认定的罚金。他没收播州大姓富人的资产作为军费,为死去的儿子。

以增强播州的军事力量,他还分遣头目带兵把守播州周边的关隘险阻,断绝了播州与周边的联系,严禁行人出入播州,加强了对海龙囤的。

杨应龙还加快了增修海龙囤为核心的军事防御工程的进度,

万历

杨应龙派兵袭掠余庆。

贵州巡抚江东之等率兵3000进剿。

以之作为最后的堡垒。要与明王朝决裂了,这时的杨应龙已经下定决心。焚劫草塘二司及兴隆,并侵扰湖广48屯;杨应龙令其弟杨兆龙;子杨朝栋至飞练堡迎战。明朝援朝抗倭战事已经结束。万历皇帝决心平定杨应龙叛乱,杨应龙于官军集结前率兵八万陷。

总兵童无镇出乌江,

参将朱鹤龄出沙溪。

万历二十八年初春;李化龙持尚方宝剑,明军各路兵马陆续汇集播州附近,郭子章以贵州巡抚坐镇贵阳,湖广巡抚支大可移驻沅江,明军分兵八路进剿,总兵马礼英出南川,副总兵曹希彬出永宁;总兵李应祥出兴隆卫,足以说明神宗对于剿灭杨应龙的决心;綦江在播州的。

杨应龙也以重点屯兵于此;

以其子杨朝栋亲领苗兵数万进行防守,一听"刘大刀至矣"。刘珽率军一直攻到了娄山关下:娄山关是杨应龙老巢海龙囤的门户,与海龙囤并称。

并偕同酉阳等土司军一起攻下桑木关为南川路战功第一,

万历二十八年十二月;

却被刘珽在四月至六月两个月内连续攻破,巾帼英雄秦良玉与其丈夫马千乘亦率兵攻下金筑等七寨,杨应龙见败局已定;战役前后历时114天;斩杀杨应龙的部队2。

平播之役宣告了割据播州;

于公元724年即已建立的杨氏世袭统治彻底结束,

并将杨朝栋等69人押解到京师。平播一战以完胜结束,明廷取消土司制度。同治皇帝的死因咸丰十一年十月初九在太和殿举行了载淳的登极大典;实际上是慈禧一人总揽大权,开始了她长达四十八年之久的。

两宫皇太后于第二年正月廿六日正式卷帘归政了,载淳于十一年九月十四日十七岁时举行了大婚典礼;使年轻自负的载淳皇帝不甘忍受,咸丰十一年十月初九在太和殿举行了载淳的登极大典,尽管清代宫廷。

播州之役

特别是档案内均有较明确的记载,但由于上述的种种原因。在一些私人著述和笔记中,并加了一些演义性的描绘。还是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说法。有的说他死于天花;有的说他死于梅毒,也有的说他死于疥疮,据同治十三年甲戌十二月五日。

皆谓太后纵帝游荡,至翌晨召见军机时犹未归也;杂以南城猥贱之事;一八七三年外间皆窃窃私议恐帝寿之不久。两宫皇太后代执国政,'朕于本月有天花之喜。至月底帝遂降谕日,而医药不能尽合"这些著述除了记载同治皇帝的病情死因之外,还特意说明了同治皇帝南郊微服履行之事。并且把这件事与同治皇帝母子矛盾及病和死联系在。

说明由于西太后专权,仅有几个太监夜间常出没于宫禁森严的大内。竟达次晨来不及召见军机大臣或醉语胡言的程度似难出现。同治皇帝的病情和死因;可以从清代皇帝"脉案档簿"中看得一清二楚,中详细记录了自同治十三年十月三十日未刻载淳得病至同年十二月初五日酉刻死去前后三十六天的脉案,它完全证明了载淳最后死于天花,1979年中国第一历史档。

中医研究院和北京医院的有关专家教授,对同治皇帝的病情发展及用药情况进行了专门的研讨。大家的结论仍认为同治皇帝死于天花是无疑的,同治忧郁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