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新在哪里

发布时间 2019-03-24 04:07:05
阅读数: 13
本文标签:

新文化运动

新文化运动

新文化运动究竟新在哪里,民国初年,一场文化改革的运动悄悄发芽,这场文化改革有着非常巨大的影响力.我们今天的说话以及写作方式都与这场运动息息相关,这场运动史称新文化运动,相比于传统文化,新文化运动新在哪里呢,新文化领导人陈独秀,新文化运动新在哪里?首先在它的领导阶级上面,这次文化运动的领导者是资产阶级群体,他们和维新派和革命派是不相同的.其次,这次文化运动的提倡的内容不一样,新文化运动提倡人们要学习科学知识,反对封建迷信,认为封建迷信毒害了许多百姓;提倡人们要学习西方的民主社会,反对统治中国几千年的独裁专制制度,反对任何独裁制度的复辟;并且由于白话文简单易学,没有文言文的高不可攀.新文化运动也号召广大人民群众使用白话文交流.新文化运动还新在前期运动是以达尔文的进化论为主要思想,后来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它又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

新文化运动发生地点在哪里?新文化运动发生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袁世凯登上王座,可以说整个中国都蒙上了一层阴霾,中国人民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统治者的黑暗和帝国主义的侵略压的人们喘不过气来,很多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感到十分彷徨不知该何去何从.新文化运动地点。

新文化运动的主要人物之一蔡元培先生在做北大校长之前,曾经两次担任上海交通大学校长,为国家的教育做出了重要贡献.而运动的发起者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鲁迅等人也都曾在上海居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每天所接触到的是从西方传来的民主,自由精神,资本主义思想在他们心里早已生根发芽,看到落后的中国仍然处于半封建半殖民社会,这些资产阶级激进派自然而然地发起一场思想的革命狂潮,也就不足为奇。

新文化运动

在两年之后,随着资本主义思想的不断深入,更多的人受到西方思想文化的启蒙,陈独秀等人受到时任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邀请到北大任职教授.运动后期,新文化运动地点从上海迁到了北京:新文化运动有什么样的影响,1915年,胡适,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发动了一场"反传统,反孔教,反文言"的新文化运动.胡适,鲁迅,陈独秀这些都是接受过西方教育的文人作家,代表着一个国家最新潮而具有生命力的思想.所以,从新文化运动的发动人上,就可以看出来,新文化运动是一场思想文化上的较量,是解放思想,拯救灵魂的文化运动。

新文化运动配图,的发行作为开始,新文化运动拉开了序幕.在以;为核心形成的一个新的文化阵营里,民主,自由,民权,平等这些思想作为运动的指导思想,指引着新文化运动前进的方向,将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发挥到了极致.新文化运动启发了人们的民主觉悟,将自由平等的思想深植人心,信奉科学的意识也为人们所接受.同时,新文化运动还为五四爱国运动的爆发奠定了思想基础,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新文化运动也不例外,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也有它消极的一面.新文化运动提倡民主和科学,反对传统礼教,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儒家思想弃之如敝履.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人们在接受新事物的同时不假思索地摒弃旧事物.只要是贴有"旧"的标签的事物都会被视之为糟粕,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这使得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被遗忘被丢弃,经典的古典文学作品也走向了低谷!

君权体制下,太子是个非常特殊的角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显赫,身份尴尬,既是皇帝的宠儿,又是皇帝的忧患,如果摆不正位置,表现得太过锋芒,皇帝说你不讲政治,目中无君,甚至猜忌你图谋不轨,抢班夺权;那些觊觎储君之位的兄弟们也会伺机使坏水,下绊子,明争暗斗,趁火打劫,无不想取而代之.上有皇帝压着,外有兄弟盯着,稍有不慎,触犯天威,轻则受责,被废,重则囚禁,被杀.总之,太子这差事最难干!

唐顺宗李诵,是唐德宗李适的长子,母亲为昭德皇后王氏,生于上元二年正月.始封宣城郡王,大历十四年六月,进封宣王?

新文化运动

当太子,除了处处留心,加倍小心,还要做好论持久战的准备.当三五年太子,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当几十年太子,身体能否扛得住,地位能否保得住,要看其造化.历史上,当太子超过二十年的不在少数,有的身子弱,没能熬过皇帝,如南梁萧统,明朝朱标;有的因为受到猜忌,遭到构陷,不是被杀就是被废,如西汉刘据,唐朝李瑛,清朝胤礽.与他们相比,唐朝李诵做了二十六年太子最终修成正果,成为历史上做太子时间最长的皇帝,大历十四年十二月,唐德宗诏立李诵为太子.李诵颇具文采,喜欢各种技艺学术,擅长隶书,每逢唐德宗做诗赐给臣属,必由李诵书写.李诵的武功不错,而且能处乱不惊.建中四年十一月,唐德宗因"泾原兵变"出逃奉天,李诵"执弓矢居左右".面对叛军的围逼,李诵"身先禁旅,乘城拒战",带领将士取得了奉天保卫战的胜利。

虽然文武双全,声望很高,但李诵的太子生涯并非一帆风顺.发生在贞元三年八月的郜国公主之狱,就险些把他推向灭顶的深渊.郜国公主是唐肃宗之女,她的女儿萧氏是李诵的太子妃.丈夫死后,郜国公主仗着地位特殊,不仅与外臣私通,与朝臣暗中往来,甚至行巫蛊之术.唐德宗闻讯后,怀疑李诵从中生事,于是萌生了改立太子的念头,"几废者屡矣",幸亏老臣李泌据理力争,才使李诵的太子之位得以保全,此后,原本就小心翼翼的李诵更加谨慎.唐德宗执政后期,整顿朝政的宏图大志已成泡影,只得步步妥协退让.政治上的失意,使唐德宗自甘堕落,朝廷上下奢侈享乐,得过且过的风气日盛一日.有一次,朝廷在鱼藻宫举办宴会,丝竹间发,莺歌燕舞,唐德宗欢喜异常,不禁回头问李诵"今日何如",今天这气氛不错吧?对于唐德宗的荒淫行经,李诵引用!

中"好乐无荒"一句来回答,虽未直言以对,却也暗露不满,为太子期间,李诵亲身经历了藩镇叛乱的混乱和烽火,耳闻目睹了朝廷大臣的倾轧与攻讦,在政治上逐渐走上了成熟.二十六年中,李诵只对一件政事发表过意见,即阻止唐德宗任用奸猾之徒裴延龄,韦渠牟为宰相.李诵"每候颜色,陈其不可",在唐德宗心情好的时候,从容论争,指出这二人不能重用.最终,裴,韦"二人者卒不得用",故韩愈对李诵有"居储位二十年,天下阴受其赐"之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