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三国,一棵大树的砰然倒下

发布时间 2019-03-18 19:20:01
阅读数: 204
本文标签:
三国  历史  

一棵大树的砰然倒下,不外乎外力的突然摧折,或内部的逐渐败朽。

三国

三国

在中国封建社会中,凡王朝标明为"末"的时期,都是老百姓饱受痛苦的灾难岁月?时期如此,唐末,宋末,元末,明末,清末,无不如此?而一个偌大王朝的覆灭,通常是内因在起催死的作用,东汉末年就是这样走向终结的:第一,天灾频仍,民不聊生;第二, 官员贪黩,朝政腐败;第三, 奸佞握权,虎狼当道;第四,恶行猖獗,昏天黑地?

三国之战死了多少人。

播越西迁移,号泣而且行,瞻彼洛城郭,微子为哀伤。

华宫宏殿,芳园秀苑,繁街闹市,良驷华轩,其规模并不亚于长安!

然后,黄巾遍野,赤地千里,诸侯蜂起,乱世攘争;然后,三国鼎立,征战不止,山河分裂,将近百年,"贼臣持国柄,杀主灭宇京.荡覆帝基业,宗庙以燔丧.诗的后八句,写的是.胁帝西迁长安,焚毁洛阳的情景;人们习惯把汉代分为西汉,东汉,就因为其首都地理位置所定,从汉光武帝,定都洛阳时起,到三国时,已有200多年的经营

历史

!

在晋人张衡的。

三国

历史

曹操在一首题名。

中,对洛阳当年富丽堂皇的盛况,很是赞美不绝,可东汉末年董卓的这一把火,令蔚然王气的洛阳,一国之首善之区,曾经有过数十万口人的大都市,只残留数百户人家,岂不哀哉.凡分裂,必定有,,必定要死人,:"蜀亡时,户,280,000,口,940,内带甲将士102,000,占全数九之一,吴亡时,户,530,000,口,2,300,内兵230,000,占全数十之一,吏32,000,后宫5,魏,平蜀时,户,663,423,口,4,432,三国合计约得,户,1,473,423,口,7,672,"钱穆说,"就全史而言,户口莫少于是时,大体当盛汉南阳,汝南两郡之数!三国晚季如此,其大乱方炽时可想!的诗中,描写了当时中原一带的悲惨景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历史上不止一次出现过野蛮灭绝文明的大倒退,董卓迁都长安而焚洛阳,就是非常典型的一次!"火焰冲天,黑烟铺地,二三百里,并无鸡犬人烟",这把火比起秦末那位输急了的项羽,在阿房宫放的一把烧了3个月也不灭的大火,可能差一点点,但其残暴程度则有过之而无不及,董卓杀富户,徙贫民,富者获死于非罪,贫者瘐毙于徙途,即或幸免者,也难逃蹂躏践踏的虎狼之军,于是,河洛一片焦土,赤县千里,夷为平地,数劫不覆,黄巾也好,董卓也好,所有来自文明程度较低,物质状况较差的草根阶层,一旦牧民手里赶羊的皮鞭子换成枪杆子,一旦农民手里耕种的锄把子换成印把子,对于被他们踩在脚下的城市,是绝不留情的。

善控制得住恶,能成为一个正常的社会人;善若约束不住恶,必定如癌细胞扩散那样,愈演愈烈?

践踏,破坏,焚烧,毁灭,便是他们发泄仇恨的唯一方式!尤其当他们拥有生杀予夺之权力,其作威作福之能量,宣泄性欲之随便,聚敛金银之轻易,那是绝对不会客气,不会谦让的;每个人的灵魂最隐私处,总是存在着善和恶的碰撞,甚至交战!而社会不能抑制恶病毒的蔓延,个别人的恶自然要发展为集团性的恶,而集团性的恶又被低智商,低素养,低理性的痞子先锋操控,必然便是一场不可收拾的人间悲剧,人类最大的恶行,莫过于屠杀。

在中国有记载的历史上,有国与国间的彼此残杀,但更多的是一个国家之内,这个集团与那个集团,这个党派与那个党派,这支军队和那支军队的自相残杀,而以这一类的内讧而大开杀戒者,更加血风腥雨,残酷可怕.统治者杀臣下,反叛者杀皇上,镇压起义,必杀无遗噍,荡平官府,定斩草除根.乃至于王子后妃,内宫外府的互杀,军阀诸侯,文臣武将的内战,更是人头滚滚,血染残阳,成了一片天昏地暗的杀场.当事者株连九族,无一幸免外,无辜者波及所至,丧命刀下,那些杀人魔王,杀红了眼,不问青红皂白,祸殃黎庶,像割庄稼地杀将过去,血流飘杵,尸骸遍野,也是常见的事情。

列表之:三国之战死了多少人;中国文明史的每一次倒退,都是这些破坏力大,报复心强,作恶绝不手软的"勇敢者"所制造的"杰作,公元263年,蜀亡,公元264年,魏亡,公元265年,司马炎称帝为晋,中原统一,老百姓总算摆脱了战争阴影?公元280年,也就是西晋太康元年,吴亡,全国统一?此时全国的总人口数为1600万,与现在的上海市,北京市人口相差无几;而在公元156年,东汉桓帝永寿二年,全国总人口已经达到5000万,也就是说,这一百多年的仗打下来,只剩下三分之一人口。

等成为历史以后,一行两行字,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中国人之命若蝼蚁,动辄以万计,十万计被杀,被坑,被流放,被当作政治牺牲品,而大笔一挥置人生死者,是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的,不要说公正的审判,甚至良知的谴责也没有,于是,相沿成习,习以为常,在中国长时期的封建社会里,人的价值,在握有权柄者眼里,是无足轻重的:直至今天,也未必所有的人,都懂得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包括把人不当人的,也包括被人不当人的,也都不觉得人之如此无保障为不正常。

当年秋,辉特汗阿睦尔撒纳起兵叛清,霍集占率众助逆,以图独主回疆。

君不见十年动乱期间,那么多权要,随便被造反派关进牛棚,极尽羞辱之能事,曾有谁吭过一声"否",敢不乖乖就范的呢?此就是这种千古流毒潜移默化的结果了.乾隆二十年四月,清军奔袭伊犁,粉碎了准噶尔汗达瓦齐的叛乱,被准噶尔汗羁縻于伊犁的回部大和卓布拉尼敦,小和卓霍集占获得解救,归附清廷:尔后,清廷派兵护送布拉尼敦回到旧都叶尔羌,统领旧部;将霍集占留于伊犁,掌管回部事务。

二十一年,清军收复伊犁,霍集占返回叶尔羌,徘徊观望,二十二年四月,霍集占自立为巴图尔汗,传檄各城首领,召集兵马,准备与清军作战,库车,拜城,阿克苏3城之阿奇伯木克,如鄂对等人,不肯从叛,奔伊犁报告并请求支援,时驻伊犁定边右副将军兆惠正与阿睦尔撒纳作战,派副都统阿敏道率兵前去弹压,五月,霍集占击败清军,杀阿敏道,清朝两征准噶尔,一定回部,统一天山南北的战争历时五年,至此大功告成,其中有乾隆帝的运筹帷幄,数万将士的浴血奋战,还得到维吾尔族地方首领和各地民众的支持。

战后被列入平定西域紫光阁前后五十功臣的维吾尔族地方首领依次有吐鲁番的额敏和卓,乌什的霍集斯,库车的鄂对,哈密的玉素富,和阗的阿什默特,喀什噶尔的噶尔默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