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朱棣为何要在北京建造紫禁-公元1403年1月23日

发布时间 2019-03-09 02:37:02
阅读数: 40

公元1403年1月23日,中国农历癸未年的元月一日,这一天,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依然延续着自古以来的传统,度过他们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农历元旦。

后,成为了往事。

这一年,人们收到的类似今天的贺年卡上,不再有建文的年号了,建文帝四年的统治,在一场史称靖难之变的,公元1403年的大年初一,大明朝第三个:朱棣,正式启用永乐作为自己的年号,这一年为永乐元年,年号的更替,随之带来的将是这个王朝的更多变化:永乐元年,明朝的首都在今天中国南京,这座六朝古都自东汉时代起就被认为有王者之气,明太祖朱元璋将都城定在这里,并集中国两千年宫殿建筑之精华,建造了皇家宫殿,今天这座宫殿仅留下了这些遗址,但仍不失当年的气魄!

而此时的北京城在大明的版图上,还是朝廷的一个布政司,叫作北平,这里人烟稀少,朱棣11岁时被封为燕王,他和他的旧部们熟悉这里,对这个地方充满着感情,永乐元年的农历正月十三这一天,朱棣按祖制祭祀完天地后回到皇宫,当君臣们相聚一堂时,一个叫李至刚的礼部尚书,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我以为北平这个地方,是皇上承运龙兴之地,应该遵循太祖高皇帝另设一个都城的制度,把北平立为京都,永乐皇帝非常高兴,当即答应了下来,在这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将北平升为北京,成为王朝第二个京都,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国,而一座伟大宫殿将由此诞生。

刚刚登极不久的永乐皇帝,用这样一道圣旨昭示天下,表达自己治理天下的理念;从史料中,我们可以发现,公元1403年的朱棣正处在一种十分微妙而不安的气氛中,作为一个从侄儿手中夺取皇权,刚登大极的皇帝,他面临太多棘手的问题,对反对他的建文帝旧臣的杀戮仍在继续,杀了很多人以后,朱棣感到十分不安,他也曾询问身边大臣茹常:我这样做会不会得罪了天地祖宗;更让朱棣感到不安的是,攻入南京城时,他的侄儿建文帝就在一场大火中神秘失踪,生死不明,尽管他按天子礼仪,给这位侄儿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但后世的很多历史学家认为,当时下葬的并不是建文帝本人,真正的建文帝,很可能已经逃亡在外,这件事成为朱棣最大的一块心病。

之后有一天上朝时,朱棣差点儿被御史大夫景清刺杀,此事之后,朱棣在南京城里经常做噩梦,他或许更加强烈地开始怀念他的故地北京。

朱棣为何要在北京建造紫禁

朱棣为何要在北京建造紫禁

站在南京皇宫的遗迹中,我们不难想象,曾经在北方生活多年的永乐皇帝,可能越来越不喜欢住在南京,他开始谋划将第一京都迁往北京的行动,这年的5 月,在一次临朝时,他对大臣们说,北京是我旧时的封国,有国社国稷,将实施国都的礼治,然而皇上的建议,却遭到了大臣们的激烈反对,从那以后,朱棣谨慎了很多,他开始以迂回而秘密的方式,为迁都进行系统而缜密的准备:公元1403年,在这座由北平刚刚改称为北京的城市里,突然多了很多来自江浙等地的南方人,他们得到朝廷的应允,迁至北京,并获得五年免缴税赋的优待条件,这些人普遍比较富有,很快便在北京做起他们以往在南方所经营的生意,同时在北京的郊区,也多了很多农民开始垦荒种地,大规模的移民工程开始了。

当浩浩荡荡的移民队伍涌向北京时,在距北京万里之遥的西北草原上,蒙古帖木儿大汗指挥的铁骑大军,已经向中原开拔,大明朝的北方又面临着威胁。

然而正当永乐皇帝准备布防迎战时,帖木儿却突然在行军途中病故,一场大战消于无形;公元1405年6月,东南风吹起的时候,郑和受永乐皇帝的派遣率一支船队作远洋航行,带着永乐皇帝向,展现大明国威的使命,驶向茫茫的海洋,据说这次航行,也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建文帝,公元1406年8月,当郑和的舰队浩荡行进时,南京皇宫里发生了一件让朱棣高兴的事,我们已经无法考证,这是出于永乐皇帝本人的暗中授意,还是大臣们自己揣摩上意的结果,总之在这一天的朝堂上,以丘福为首的一群大臣,建议在北京修建一座新的宫殿,永乐皇帝非常愉快,他接受了这个建议。

于是一场浩大的工程拉开了序幕:永乐皇帝开始派他的心腹亲信们奔赴全国各地,为这项巨大工程做准备,他们中有工部尚书宋礼,吏部右侍郎师逵,户部左侍郎古朴,他们即将去往四川湖广等地的群山峻岭,去开采楠木,珍贵的楠木多生长在原始森林的险峻之处,那里时常出没着虎豹蛇蟒,官员和百姓们冒着危险进山采木,很多人丢失了性命,后世有人用入山一千,出山五百来形容采木的代价,这些楠木后来成为紫禁城太和殿中巨大的柱子,遗憾的是,这些永乐时期巨大的楠木,在太和殿里已难见踪影,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这些巨大的柱子,是后来清朝用松木拼凑而成的,这些巨大的木材,即使通过现代的运输工具运到故宫,也是一项庞杂而艰巨的工作,那么500年前,比这些木材巨大数倍的楠木,又是怎么运到紫禁城里的呢。

被派往四川的工部尚书宋礼,这样向皇帝描述了一次大木出山的传奇情景:有一天山洪暴发,一株大木顺流而下,遇有巨石拦路,大木发出像雷鸣一样的巨响,撞击巨石,巨石裂开大木完好无缺:后来永乐皇帝将发生这一故事的那座大山封为神木山,这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子,更多的木材,从川贵湖北的崇山峻岭中依靠天然的河流和修好的运河,输送到北京?

永乐时期为建造新的宫殿而进行的采木工作,据说持续了整整13年,同样开采修建宫殿的石料也很艰辛,在保和殿后,我们能看见故宫中最大的丹陛石,它是在明代,由一块完整的石头雕刻而成,而这样巨大的石头,是如何被运到这里来的呢,据历史记载,这些石头都来自北京西南郊房山的大石窝和门头沟的青白口,这里从明清两代跨越600年,直到现在还在生产汉白玉石头,我们终于在明朝史料中,发现了保和殿后那块石料的开采和运输过程,这块石料光开采就动用了一万多名民工和六千多名士兵,而将它运往京城则更为艰巨,数万名民工,在运送石料的道路两旁,修路填坑,每隔一里左右掘一口井,在隆冬严寒滴水成冰的日子,从井里汲水泼成冰道,两万民工一千多头骡子,用了整整28天的时间,才将这块石料运到京城,那些同样被费尽心力运到紫禁城的巨石,大部分都被安放在故宫中轴线的御道上,据现在的专家学者研究,这次宫殿建设的备料过程长达近十年。

朱棣为何要在北京建造紫禁

朱棣

1,刘文静和裴寂。

在这十年中,北京逐渐成了大明王朝疆域内最热闹最庞大的建筑工地,而今天我们只能用三维动画模拟再现当年营建紫禁城时北京工地的壮观景象,那些由此而生的著名工地名称一直保存至今;刘文静和裴寂是老相识,刘文静在做晋阳令的时候,裴寂是晋阳行宫的宫监,在一个城市里住着,还都不是碌碌无为的人,相识也是必然,两人后来还成为朋友!李渊太原起兵后到进攻长安的过程中,两个人的关系始终保持得不错,一个是李渊的左膀,一个是李渊的右臂,同舟共济协助唐军挺进关中,若单论才华,刘文静远在裴寂之上,但若论混迹官场,待人处事,裴寂又远在刘文静之上,在创立大唐基业的过程中,刘文静的确出力不少,四海定,人心浮,原来可以把酒临风,抵足而眠的好朋友,也只能共患难,而不能同富贵。

隋朝末年,唐国公李渊就任太原的最高军事和行政长官,也就是在这时候,他结识了裴寂和刘文静,裴寂当时是朝廷派到地方的财政主管,主抓物资后勤工作,有实权;李渊这个人看人还是很准的,他觉得裴寂这个人可以好好利用,既然要利用那就要投其所好,裴寂是个权力欲很强,毛病也不少的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爱喝酒,好赌博,于是,李渊每次都以叙旧为名,隔三岔五把裴寂请到家里,喝酒赌钱,有时候喝得高兴,玩得痛快,竟然通宵达旦,每次裴寂赢钱后,都要以!

刘文静是李世民的人,是通过李世民才接触上李渊而参加太原起兵的;而裴寂是李渊的密友,一起喝酒赌钱的岁月建立起来的感情浓得像酒,也就是说,裴寂是李渊的人,比较而言,刘文静能混个二号。

的名义拨付一些物资给李渊,从隋大业中期一直到李渊太原起兵,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李渊父子在裴寂身上投入不少,裴寂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等到李渊义旗一举,裴寂马上送去了宫女五百人,上等米九万斛,杂彩五万段,兵甲四十万领,以供军用,付出终有回报,这场交易的结果是双赢,干干,应该相当知足了,可刘文静虽然脑子够使,智慧谋略超过裴寂,但他的情商远远低于裴寂,他性格外露而张扬,情绪来的时候不容易控制,他时时处处与裴寂较高下,聪明如他,竟然不明白自己流露出针对裴寂的不满,就是对李渊的安排表示不满,而这时候的裴寂却是春风得意,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李渊对这位老伙计恩宠备至,每天还赐御膳给他食用,称呼裴寂的时候,从来不喊对方名字而用昵称裴监,这是裴寂在太原时的职务,由此可见李渊对他的亲热程度和念旧之情,这还不算,后来发展到李渊上朝,一定会让裴寂和自己同榻而坐;退朝以后,还总叫上裴寂一起进宫闲聊或谈事,朝中的事务,唐高祖对裴寂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这种情形严重刺激了刘文静的神经。

2,刘文静之死。

裴寂在李渊的恩宠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看不清现实的刘文静却始终不肯屈居其下,使得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刘文静作为太原起兵的首谋和策划者,按照史书上说这个人相当有智谋,不然不会在当时用时人之冠这个词来形容他.说他伟姿仪,有器干,可就是这么一个仪表堂堂的人,在为人处事上却是个恃才傲物的二愣子?进军长安之前,他又提出了外联突厥,解除后顾之忧的军事和外交战略,并且亲自出使突厥,出色地完成了这一任务,所以,大唐开国,刘文静功不可没,也难怪他本人自认为是大唐第一功臣,结果他只排在外臣的第二位,这成了他的心结,也成了他最后的死结,性格决定命运,这话真是一点没错!这时候天下硝烟还未散去,就在李渊夺取长安不久,隋末起义的另外一支豪强薛举这时候也打到了与长安近在咫尺的扶风,这个薛举与李渊同是在大业十三年举兵反隋,很快就拥兵数十万,几乎完全控制了陇西之地,并且给自己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西秦霸王,这完全是抄袭项羽的西楚霸王,有点沽名钓誉学霸王的意思。

就在刘文静和裴寂较劲的时候,西秦霸王薛举率军进攻唐的领地泾州,高祖任命秦王李世民为元帅,统帅军队去抵御,刘文静被任命为李世民的元帅府长史,随同李世民出征薛举;谁也没有料到这第一战居然是唐军的一场大败,差点关中都不保,史书的记载是,李世民到了前线之后挖深沟,筑高垒,不急于与对手交战,要利用粮草优势将薛举拖垮,可偏偏这时候李世民病了,只好委托刘文静代为指挥,李世民告诉刘文静不要轻易出战,但刘文静贪功心切,主动出战而导致大败,这一战唐军损失惨重,血流成河,薛举甚至打算乘胜追击进逼长安,可就这时候薛举突然得了重病,没办法只好撤军?

李渊一气之下把刘文静给免职了,还顺带着把他以前受封的爵位食邑也给剥夺了,因为吃了败仗,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刘文静都夹着尾巴做人;武德元年中秋前后,薛举病死,其子薛仁杲继立,李世民再次率军,征讨薛举的儿子薛仁杲,刘文静也得以第二次随军出征,两个人都渴望一次东山再起的机会,李世民吸取前一战失利的教训,养精蓄锐,坚壁不战,先与敌军对峙六十多天,把敌人的粮食消耗殆尽,薛仁杲见大势已去,被迫出城投降,大胜而归的李世民理所当然地受到封赏,受封太尉,陕东道大行台,蒲州及黄河以北各府的兵马都受他指挥:这时候李世民没有忘记自己的亲密战友,他在朝廷上力挺刘文静,唐高祖就把刘文静的爵位封邑都恢复了,还任命他为民部尚书,兼领陕东道行台左仆射,但原来的宰相位置却再没有得到,失去这个最为重要的职位,对刘文静来说,这种打击无异于要了他的命!

经历了起起伏伏,刘文静不但没有收敛对裴寂的态度,反而更加憎恨,最后发展到恨不得在朝堂之上,在李渊的眼皮子底下交恶,上朝时,朝臣们讨论朝政,只要裴寂一表达看法,刘文静就会和他唱反调,而且是不管对错,都一概否定,还经常出言羞辱裴寂,于是,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