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历史网首页 > 野史秘闻

王阳明?乘夜逃匿山谷

发布时间 2019-04-01 19:10:59
阅读数: 67
本文标签:

明朝

正德六年明武宗正德六年二月;江西按察司副使周宪率兵讨庐山;擒斩数百人;周宪移军攻华林贼于仙女寨;进克鸡公岭,进薄华林。先后擒斩千余人,绝其出道:周宪攻华。

南赣盗乱

及其子干俱死之,陈金檄周宪等分兵三路讨华林贼。宪率兵进;会谍者言贼饥疲,遂檄兵夹攻,其二路失期不至,宪与贼战,山谷峻险,贼凭高发擂石下如雨,刀中宪首。血流满面,左髀复中鎗。大骂贼不绝口,子干见父被执,跃马。

会同按察使王秩督兵进攻华林贼。

王阳明

力战堕崖死,贼势复振。南昌知府李承勋。承勋招降贼帅黄奇;人谓勋宜防不测,令宿帐中。誓以死报,承勋乃令奇入贼寨说其党,承勋益。

王阳明

承勋乃与猛帅五百人夜衔枚登山,

多来降者,承勋令黄奇密入寨。承勋令土酋岑猛选精兵五百人夜与俱至山下:诱所与约降者来。复纵。

求甲仗皆不得。

令为内应。黄奇与数人前导,历重险上,贼方鼾睡,直夜者击三更?奇拔栅率众入;内应降贼亦合势夹攻。五百人奋刀砍之,贼仓卒不知所为,斩首三千余级,余众奔出垒。乘夜逃匿山谷。华林贼遂平。又斩获千。

余论功行赏有差,

于是移兵击靖安玛瑙寨贼;桃源贼王浩八愿抚,都御史陈金奏江西华林贼已剿平,加金太子。

命右都御史陶琰总督诸军务事,廷议以河北,江西诸寇未平,故复敕琰总理军务事。至则刘六已灭,王浩八听抚,琰虑浩八谲诈。

乃奏设兵备,

引兵征东乡剧贼乐庚二,

及简拔郡寮有才者。分处要害。正德八年武宗正德八年春正月。率五洞蛮兵与东乡贼分劫州县。命操江副都御史俞谏提督军务;同总兵刘晖率狼兵进剿。桃源贼王浩八等复作乱。江西兵备副使胡世宁约王赛一。

既而修城濠,

百姓晏然。

而贼益炽;

陈邦四等;东乡故贼巢,世宁抚御反侧;务立信义。王赛一效顺有功,陈邦四怙乱复叛。奏原其死,迁县治经,谕剧贼王浩八等,江西参政吴廷举单骑入桃源,桃源贼用兵历年,征讨费以万计。计擒贼渠以出,免胄单骑入贼巢;廷举欲用奇谋。

谕令解散,耀武劫威。为贼所留,廷举略不为动,使执其渠;因得以识其左右有谋勇者,因奉廷举归,俞谏率狼兵大败桃源贼于裴源,移兵桃源进剿,知府李承勋曰;"贼乏食。必掠裴源积粟;请赣兵及南昌兵自岳阳分两翼伏裴源待之。"贼果入。

桃源贼弃巢奔突四出,大败遁去,衢诸州县,贼闻狼兵至,按察司王秩欲受之。欲乘兵威扑灭,议者以贼反复不可信;取降者杀之。弃巢奔突四出。贼复大乱,民被其害,巡抚应天都御史王缜会总制江西都御史俞谏,总督浙江军务都御史。

夹攻桃源贼王浩八于徽。

请建东乡,

琰虑桃源贼听抚难信;预为之防,果突入境。督兵会剿,余党悉平;总制俞谏奏江西贼平,分治地方,万年二县,抚安人民,俞谏调兵征建昌贼徐九龄等,势逼益府,官军不能讨。谏命师悉擒以还,正德九年武宗正德九年。

总制军务俞谏檄兵备胡世宁等。会兵剿临川四寨宿盗,升南昌知府李承勋浙江按察司,太监黎安欲夺承勋功,大理卿燕忠即讯。

正德十二年武宗正德十二年二月。巡抚南赣都御史王守仁檄四省兵备官选募民兵操练,华林诸贼。陈金讨桃源,多所招抚;未大示惩创,又民间父兄被杀者。不得报雠,时相。

诸凶不自安,转徙啸聚,又南赣地多山险,不数年仍起为盗,易为巢穴,桶冈诸寨,有贼首谢志山,浰头等寨有贼首池大。

以前者多调狼达土军,

于是福建,广东之界,兵部尚书王琼知守仁才。方千里皆乱。特荐用之,乃使四省兵备官于各属弩手,糜费逾万;选骁勇有胆力者县千人。少或八九百,选最者优廪饩,署为将领,汰老弱三分之一。其兵备原额官军。各县贤能官统之,专守城隘,所募精兵;随各兵备官。

于是各县屯戍既足防守。

厚集以待之;

别选官分队统习之,而兵备召募者。又可应变出奇。盗贼渐知所畏,王守仁调三省兵,龙南流贼,贼突至信丰,守仁令乘险设伏,径道夹攻;贼奔溃象湖山拒守;乃潜令。

王守仁请提督军务,

平其巢穴,

又潜兵捣其巢穴,贼复溃入流恩,山冈等巢。贼酋张师富等及长富村等处二十余巢,其胁从余党;悉愿携带家口,出官听抚,守仁委官安插复业四千余人,复檄知府季斅调兵擒贼帅陈能,守仁上疏论狼兵。

不限以时,

转输之苦。不减于盗,重困于民,乃请便宜行事,期于成功;号令既明。兵众既练,事无掣肘;众迂其议,可以相机剿灭;尚书王琼慨然曰,不与以柄,"朝廷有此等人,又将谁用。"因守仁疏复议,即奉旨改提督南赣,漳等处。

高文晖等盘据千里,

天凤等与赣南下新。稳下等洞贼雷文聪,守仁集从事议曰;"诸巢为患虽同;事势各异,以湖广言之;则桶冈诸巢为贼之咽喉。以江西言之,左溪诸巢为之腹心。而桶冈诸巢为之羽翼,则横水左溪诸巢为贼之腹心,今不先去腹心之患,进兵两寇。

腹背受敌。而欲与湖广夹攻桶冈;非吾利也,况贼但闻吾檄湖广夹攻桶冈,可以得志;出其不意;移兵桶冈。左溪既破,势如破竹矣,"乃遣都指挥许清率兵自南康新。

皆会横水;

知县王天与率兵自上犹县白面峪入;指挥郏文率兵自大庾县义安入。知府邢珣率兵自上犹县石人坑入,知府唐湻率兵自大庾县聂都入;知府季斅率兵自大庾县稳下入,县丞舒富率兵自上犹县金。

皆会左溪;

以遏奔轶;

守仁亲率兵千余,

知府伍文定,南康分入,知县张戢各率兵从上犹,自南康进捣横水,与诸军会,分布既定,乃以初七日分道并进,守仁至横水;谢志山等仓卒据险拒之,夜募乡兵善登山者四。

守仁未至贼巢三十里驻兵;各执一旗。由间道攀厓上险,分布近贼巢左右极高山顶;度我兵至险。又预遣人夜率壮士缘厓上险;举炮火应;守仁率兵进至十八。

夺发其滚木礧石。

谓官兵已尽得其巢穴,

忽闻近巢诸山顶炮声如雷;烟焰涨天,贼方凭险迎敌,贼大惊失措,守仁麾兵进逼之;我兵乘胜骤进,指挥谢杲,遂弃险走;马廷瑞兵由间道先入,贼退无所归;遂破横水。

王天与等各破数巢,皆会于横水,唐淳等各破数寨,皆会于左溪;会天雾雨,据险立栅,已谍知诸溃贼收集余众,然仓卒无资粮,守仁乃下令各营皆分兵为奇正二哨,用土人为乡导;自是诸营各分道破余巢,张戢亦连破数巢,入会左溪。王守仁会兵攻桶冈,左溪之胜。遣人谕以。

迟疑未决,

守仁乘横水,守仁使夜入贼巢谕之,于是桶冈贼锺景纳款降,期以初一日使人于锁匙笼出降,左溪贼持不可。而别遣邢珣率兵入茶坑。守仁遣使于锁匙笼促降,伍文定率兵入西山界,唐淳帅兵入十八磊,张戢帅兵入葫。

俱冒雨入;忽闻诸兵已入险。蓝廷凤方于锁匙笼聚议。急奔入内隘。阻水为阵。邢珣麾兵渡水前击,张戢冲其右。伍文定又自张戢右悬崖绕出贼旁,王天与亦由锁匙笼入,贼悉众奔十。

邢珣先破桶冈大巢。

萧贵模等皆斩获无遗;

贼首蓝廷凤,

唐淳严阵迎击之。扼险相持;诸军合势并击。诸军奋勇并进;俘斩甚众。湖广兵亦至,贼余众遁入山谷,于是横水,守仁遣诸将分道捕之,桶冈之贼略尽,守仁出师凡。

遂议于横水等处建城,

正德十三年正德十三年春正月。

有金巢等率众降,

平贼巢八十四处,设安远县治。擢守仁右副都御史,控御三省。守仁征横水,桶冈等贼,虑浰头贼乘虚出扰,乃使人赏以银布。守仁计兵力未暇羁縻之,惟贼首池大鬓不从。守仁厚抚之,及横水破。遣其弟池仲安率老弱。

令密集兵众,

诣守仁亦降,实觇虚实为内应也,守仁知之,令从别哨,即愿从征立功。远其归路;阴使人分召近浰头诸县被贼害者询之;各授方略;及桶冈平,候平桶冈报师期,大鬓益惧。守仁遣使至。

大鬓假使来谢,

赐诸贼牛酒;见贼严为备。诡语使者曰,"龙川新民郑志高;卢珂欲雠杀掩袭,非虞官兵也。"守仁佯信其言,移檄临川;廉二人擅兵状。且令大鬓:

龙川已招新民也,

仍领旧部三千余众,

候还兵讨之。无劳官兵,当自防御之。三人者独抗贼,时诸县民皆为大鬓所胁。三人来告变。守仁还兵。言大鬓反状,时池仲安方领兵在守仁所。守仁乃佯怒三人;"大鬓方遣弟领兵报效,安得。

守仁密使人至狱中谕以意,

张乐大享将士,

守仁佯信之;"仲安遂叩首辨列三人罪恶,械系珂等,令三人无恐,且遣使归。集众以候,十二月二十日,守仁还至赣;下令横水,浰头归顺。桶冈既平,境内无。

宜休兵为乐。

民久劳苦;乃遣仲安归报其兄;遂散兵使归农。以卢珂被系故,遣使令大鬓勿撤备,大鬓意乃大安,守仁别购仲安所亲。以防珂党。

说仲安令自来投诉,"官意良厚。何可不亲一往谢,况使卢珂等言无所入,"大鬓信之。谓其下曰;赣州伎俩,"欲伸先屈,"遂帅其徒四十余人自诣赣,须自往观之,守仁先已檄诸郡县及龙。

则使别赍一檄为捕卢珂党与者,

日宴犒大鬓等,

勒兵候报,至是探知大鬓就道:亟遣使发诸路兵候浰头,然道经贼巢始达,见檄遂不为意,大鬓至赣。见军门无用兵形,又觇知珂等系狱。遣人归报其党,谓事无他,使间道归发兵;守仁乃夜释珂等。而令诸官属以次设牛酒。诸郡县兵当。

守仁乃设犒于庭,先伏甲士,引大鬓等入,出珂状讯之,而趣诸路同抵贼巢,遂悉置狱,诸路兵皆令入三浰,守仁率亲兵由龙南县冷水径直捣下浰大巢,贼弛备既久,骤闻官兵四集,而悉其精锐。

鼓噪前冲之,

聚九连山,

据险设伏于龙子岭。乃分投出御。官军为三冲,指挥余恩首击贼;王受等追之,适推官危寿兵至,伏发被扼。千户孟俊率兵绕其后。遂克三浰大巢,余贼精锐尚八百人,山四面险绝。惟一面。

擒斩略尽;

官兵不敢近。守仁乃令官兵衣贼衣,贼设礧石滚木拒之,诈为贼败奔者上山。果相招呼,官兵乃得渡险,遂扼其路,则大众已阑入矣,乃退走溃出,官兵先四路设伏。

相视诸险隘;

建昌贼为患数年。

余徒二百人恸哭请降。守仁纳之,以和平地方控扼三省。奏设县治,赐玺书褒赏,余功赏赉有差,南赣自此无警矣;谏因吴廷举。

王守仁调兵攻何塘洞山寨,

王守仁讨汀州左溪贼蓝天凤等。左溪必观望未备,王守仁讨浰头贼,度珂已。